前缘孽爱:深度相逢净禾_前缘孽爱:深度相逢净禾小说阅读_前缘孽爱深度相逢小说秦抒方以均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前缘孽爱:深度相逢》第九章 当面我知君不识

《前缘孽爱:深度相逢》第九章 当面我知君不识

发表时间:2018/2/13 16:50:26 作者:净禾

秦抒方以均小说名字叫做《前缘孽爱:深度相逢》,这里提供秦抒方以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前缘孽爱:深度相逢小说精选: “来来来,好久不聚了,干杯干杯!”秦抒察觉到餐桌上气氛不太对,即使自己酒量不怎么样,也忙不迭地站起来劝酒,想让众人脸上的僵硬和尴尬稍微化解一点。 可是偏偏就有不识趣的。人高马大的安远峰瞪着溜圆的眼睛扫描桌上的山珍海味,嘴里的口水都要兜不住了。田荧琪坐在他身边,看这模样忍不住发笑,抬起胳膊来捅了他一下:“安胖子,我说你吃相能不能雅观一点?都毕业两年了你还这德行的?” 安远峰平生最恨有人打扰他吃东西,这厢就炸毛了:“我就爱…


《前缘孽爱:深度相逢》小说精选

“来来来,好久不聚了,干杯干杯!”秦抒察觉到餐桌上气氛不太对,即使自己酒量不怎么样,也忙不迭地站起来劝酒,想让众人脸上的僵硬和尴尬稍微化解一点。

可是偏偏就有不识趣的。人高马大的安远峰瞪着溜圆的眼睛扫描桌上的山珍海味,嘴里的口水都要兜不住了。田荧琪坐在他身边,看这模样忍不住发笑,抬起胳膊来捅了他一下:“安胖子,我说你吃相能不能雅观一点?都毕业两年了你还这德行的?”

安远峰平生最恨有人打扰他吃东西,这厢就炸毛了:“我就爱这么吃,咋的?你一小姑娘成天就知道嘲笑别人。方以均,你怎么不知道管管她。”

“……”

世界立马安静了。秦抒听得见冰渣子在人与人之间冷凝的声音。她拎着筷子的手僵在半空,嘴角一抽……他大爷的,大爷的!有点眼色没有,这是不想吃这顿便宜饭了吧?田荧琪垂下眼睑,让别人看不清她的神色。方以均同样低眉垂目,秦抒的角度,他的眼神隐藏在晦暗里,也不得见。

其他人都不敢再吃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反射弧长达两千米的安胖子在啃完嘴里的鸭脖之后才后知后觉,怎么没人说话了?

“啪。”

一直没出声的甜美乖巧的江家大小姐,手里的筷子落在瓷盘子里,虽然没人看见她用了很大的力气,可是这一声出乎意料的大,直让人心里一个激灵。

“我……”田荧琪没沉得住气,开口要说什么,秦抒在她腿上掐了一把。

“都愣着干什么啊?今儿是毕业两年聚会,都别耷拉着脑袋啊,这排骨做得好吃,来来来都尝尝。”

为了靠窗看夜景,聚会选择的是在酒店的大厅里,有屏风隔挡着,还算安静。可是再安静也不能安静成刚才那样子啊……秦抒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剜了方以均几眼,无奈之下自己拼命救场。

田荧琪到底是心里憋屈,秦抒急得咬牙切齿她也忘了,嘴巴凑到安胖子身边一字一顿地质问:“死胖子,你故意的吧。不是早就看我不顺眼了?特地来恶心我,你可真够本事的啊。”

等秦抒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看见田荧琪眼睛里火苗蹭蹭在窜,更看见安胖子表情里越来越明显的鱼死网破。她小声骂了一句“他妈的”,上去两步就要把田荧琪扯回来:“田荧琪你冷静点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闹起来丢的谁的脸快给我过”田荧琪却一点不识趣,生拉硬拽就是死也不跟秦抒走。安胖子本来就是经不起撩拨的脾气,这一下坏了。他壮实的大个子猛地站起来,指着田荧琪的鼻子叫:“我恶心你?你别自作多情了,你值得我恶心?这他妈谁不知道你和方以均缠缠绵绵好几年过去了我说两句顺嘴了怎么着吧?”

秦抒扶额。

得,这顿饭彻底吃不成了。

江家大小姐是相当有涵养的,她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只是贴在方以均耳朵边上交代了一句:“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说完施施然站起身来,再没看其他人一眼,就想往外走。

“啊!”

谁也没想到,田荧琪随手抓了一块甜点就甩到安胖子脸上了。

“你”秦抒瞪着眼睛,只恨自己没长胡子,没法吹。当务之急是把战火熄灭,化硝烟于无形。她跑上前去拉住要上去拼命的田荧琪,一边喊人:“方以均!你丫眼瞎是不是!”

方以均如梦初醒,赶忙扒拉住安胖子的衣服,小声劝:“都冷静冷静,啊,别冲动,冷静冷静……”

“我冷静不了!”田荧琪大喊一声。

安胖子一点就着:“行啊,你跟我较劲,来试试!”

“都是同学,怎么就到这一步了呢……”同桌的其他人一个劲地劝着,屏风在争吵间被挪开了不少,有服务员正往这边赶过来。正以为慢慢有了效果了,谁知道安胖子没憋住这口气,一把拽住田荧琪的袖子。田荧琪愤怒之极,狠狠地一甩,谁知道身后有别的客人端着酒杯经过,这一甩直接把陌生女子手里的酒杯拍到了地上,应声而碎。

真是一出精彩的闹剧……眼看这事越闹越大,江小姐站在门口也愣了一阵,秦抒捂住眼睛不忍心再往下看。

“你们在搞什么有病啊!我的礼服!好贵的……”

方以均焦头烂额:“对不起小姐,我们……”

酒店二楼。

“真有意思。”韩御江扶着围栏,望着楼下乱成一锅粥的景象,半晌笑出声来。“很久没在这样级别的酒店里目睹电视剧情节了。这可是你的产业,来说说什么感想?”说完侧头去看身边的人,可那人的目光一瞬不瞬,落在楼下的某个点上,神色也没什么变化,似乎根本没听进去。

“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顿了顿,“你别在这看笑话。过不了多久,你也得下去安抚了。这女人不是好惹的。”

那男子一语成谶。

秦抒头疼于安胖子和田荧琪之间的剑拔弩张以及那女顾客的不依不饶。她一定要田荧琪赔她礼服钱,咬紧了死不松口,谁都拿她没办法。看酒店服务员对那女人的恭敬态度,估计这也是哪家的大小姐,属于贵客级别的。不知道方以均和她在这酒店谁的威慑力更大?

吵吵嚷嚷的声音进一步升级。

秦抒深感无力,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学的专业是民法才对,至少如果能精通民事调解,也比现在在这干站着要好受得多。

“都安静点好吗?我们来解决问题!”秦抒的声音带了点冷意,众人一时被慑住,空气里的火星味淡了一点。

“你是什么人?”那女子一副眼睛长在天灵盖上的模样。秦抒暗骂我是你丫的祖宗!

“岳小姐。”

深沉微哑的嗓音落地,打破了僵持。秦抒循声望去,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生得高大,眉眼深邃,鼻梁挺拔,外表看起来成熟稳重。

商业巨头。秦抒第一反应是这四个字。

那位姓岳的小姐回头看到他,声线一下子拔高了细腻了八个度:“韩先生?”

秦抒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等会,韩?韩先生?韩家人……

正在她满脑子搜索韩家而立之年男人的名单时,从韩先生的身后走出一个人来。秦抒脑子很乱,根本没察觉到身边的服务生突然之间纷纷屏气凝神,她看清楚那人的面孔,怔了两秒,不自觉地叫出声:“元深?”

韩御江眨眨眼,回头看向身边的男子。那人递给他一个眼色,后者目光里的恍然和戏谑杂在一起。

“元……”方以均默念,没听说市和周围哪个城市有姓元的业界名流,那么这人身上仿佛是天生的清贵之气是哪儿来的?

元深的眸子里漾起一层波澜,唇畔噙起的笑容如芝兰拂面,清雅高贵。

“是我,秦小姐,又见面了。”

田荧琪也顾不上闹情绪了。秦抒啥时候认识这么一号人物?也没跟她交代交代。她的眼神在秦抒韩御江元深之间瞄来瞄去,这时候她眼尖地发现,那岳小姐早就盯着元深,看呆了。

韩御江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笑瞥了元深一眼,而后对岳小姐说:“还请小姐跟服务生去换件衣服,赔偿的事我们再议。方先生是我的朋友,还请小姐手下留情。”

岳小姐的魂儿已经不在什么礼服上了,听了这话连连应声:“好的,好的……”可是依然对着元深目不转睛。

“谢了。”方以均对着韩御江点点头。这韩家大公子和方家交往甚少,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帮忙解围。

“大家都是来消遣的,和和气气的才好。你们聊吧,我有事先走了。”韩御江向方以均示意一下,又瞅了眼元深:“我走了。你和朋友叙叙旧?”

元深淡笑了一下。

门口,一直站着没动的江小姐怔怔地看着元深,仿似失去了行动能力。

经过这一番折腾,韩家大少爷也被惊动了,再闹也委实不是个事儿,一桌子人好歹安安稳稳坐下来重新协调起来。秦抒绕开桌子,走到元深身边:“几天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她有点纳闷,元深是什么人?怎么会出入这样的场所,还认识那韩家的重要人物。

“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再见了。”元深看着她的眼神很专注,秦抒甚至有了错觉,那目光是带着温度的。

“冒昧的问一句,你……”

“韩御江是我表哥。”

“……哦……”

外面,刚走出酒店没多远的人打了个喷嚏。

这就不难解释了,再说他身上的也是普普通通一件风衣,看起来很低调,不像是什么挥金如土的人。更何况,拉他跑出小巷子那天,他是孤身一人,也没看见过什么排场。

秦抒打消自己心里的疑虑,自在了很多:“不好意思,今天让你看笑话了。”

前缘孽爱:深度相逢

前缘孽爱:深度相逢

  • 评分:8
  • 简述:秦抒,田荧琪,方以…
  • 来源:网易云阅读
  • 作者:网易云阅读

言情

Copyright © 2017-2018 易云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