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知暖墨司霆「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小说-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乔知暖墨司霆「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小说

乔知暖墨司霆「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小说

发表时间:2019/1/9 17:40:22 作者:雨霖铃

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乔知暖墨司霆小说,题材新颖,是一本剧情设定极佳,主角情绪饱满的小说,实力强推。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小说全文精彩在线阅读:唐雯摆了摆手,靠在后面的扶梯栏杆上,一言难尽的模样,你就别说了,我刚去剧组拿东西,结果乔知暖挨了我一下,我就觉得浑身痒,我以为是被传染上了疥疮!

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推荐指数:★★★★★
>>《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在线阅读>>

《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精选章节

唐雯摆了摆手,靠在后面的扶梯栏杆上,一言难尽的模样,“你就别说了,我刚去剧组拿东西,结果乔知暖挨了我一下,我就觉得浑身痒,我以为是被传染上了疥疮!”

苏佩雅摇了摇头,“不该是啊,乔知暖的疥疮已经好了,应该不传染了吧。”

“我不是……”

“你不是心理作用吧?”

“不是!我是真的痒!”唐雯气急败坏的跺脚,外面忽然有护士叫号,“唐雯!十三号唐雯!”

护士看着这个名字,还一个劲儿的眨眼睛。

唐雯?

是那个最近被黑惨了的女明星么?

唐雯戴着口罩,走进诊室。

苏佩雅在门口跟了进来。

小护士拉住了她,“你不是要去打扫厕所么?在这儿干什么?”

唐雯的脸被人所熟知,但是跟着的经纪人苏佩雅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苏佩雅说:“我马上就过去。”

嘴上这样说,却还是不动。

唐雯已经坐在了医生的面前,将症状说了,“我是不是疥疮啊,我和一个疥疮病人肢体接触了!”

医生看了一下唐雯的手指缝和耳后,摇了摇头,“没发现异常啊。”

“可是我身上很痒啊。”

医生也觉得奇怪,拨了一下她身上的衣服,忽然从裙子下面跳出来一道黑影,就又不知道躲藏到哪里去了。

医生向后猛地侧了侧身,看向唐雯的目光有些古怪。

唐雯摸了摸自己戴着口罩的面颊,“怎么了?”

“这位小姐,你这不是疥疮,而是……”

唐雯看着医生凝重的表情,脸色都发白了。

她当初网上查的时候,就知道疥疮很难熬,奇痒难耐,特别是在夜里的时候会发作的更厉害。

她现在才是初发阶段就已经痒的不行了,那要是真的得了,那她……

她现在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浑身都痒的厉害!

医生向上推了推镜片,“你是身上生虱子了。”

“狮子?”唐雯几乎惊叫出来。

“……是虱子,就是跳蚤,”医生说,“平常多注意卫生,家里的床单被罩经常换洗,每天洗澡。”

门口的小护士噗嗤医生笑了出来。

没想到看起来不错,实际上是个邋遢鬼啊!

唐雯听着医生的话,脸色已经是青白交加了!

说她因为不讲卫生身上生了跳蚤?

这怎么可能?!

医生已经将挂号卡换给了唐雯,“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小敏,叫下一个。”

“是!”

护士去叫下一位了。

唐雯还是坐在椅子上没动。

她觉得现在如果她不说清楚的话,这顶帽子就扣在她的头上了!

“医生,我是真的身上有跳蚤?”

“对,你最好先回去把你住的床单被罩统一换一下,还有你身上的衣服,它们很容易藏在衣服和毛发里。”

唐雯还想要开口辩解什么,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是……唐雯?!”

唐雯惊愕的转身,见是一个看起来肥胖臃肿的中年男人。

“你认错了,我不是。”

唐雯将口罩向上拉了拉,想要戴上墨镜转身走,却被男人粗壮的手给拉住了。

“你就是唐雯!我的女神!你别走!”

男人一双绿豆大的眼睛充满淫笑的光盯着她。

“啊!”

唐雯尖叫着,“快点松开我!”

她因为怕走漏消息,所以是一个人来的,保镖都在外面。

本以为没有人会认出她来,谁料想到,竟然叫一个这种恶心的中年宅男给认出来了。

这个肥腻的中年男人的手去拉扯着唐雯的口罩,唐雯的口罩被硬拉了下来,鼻梁上的墨镜也被碰的歪了。

“啊啊啊!”

唐雯吓得挣扎,可是一个女人毕竟力气都比不上男人。

肥胖而油腻的身体贴在她的身上,一股汗臭味铺面窜入了鼻息,唐雯几乎昏厥了,苏佩雅也过来拉。

“苏姐,去……去叫保镖!”

苏佩雅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就朝着外面跑。

幸而门诊在一楼,冲出去一眼就看见了唐雯的保姆车。

苏佩雅拉开门,叫里面的保镖都楞了一下。

“苏姐?”

苏佩雅指着里面,“赶快去!雯雯被人缠住了!”

保镖一听,急忙就跳车下去了。

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跃跃欲试的狗仔,端着摄像机就冲了进去。

场面,一片混乱。

最终,唐雯披头散发的被护着上了车,后面的狗仔追着拍:“唐小姐,你今天来医院是干什么?我看您是在皮肤科!”

“唐小姐,请你解释一下好么?”

“苏经纪人!”

有人眼尖的看见了苏佩雅!

“你怎么穿的是医院里清洁工的衣服啊!”

“这是什么?马桶刷!你是在刷马桶么?”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抛过来,这两人从来都没有像是此时这样狼狈不堪。

而就在这时,探病的《宠妃》剧组人员也从电梯上下来,亲眼目睹了这样混乱的一幕。

“这怎么回事啊?”

“那不是唐雯么?”

“我擦,真的是啊!她怎么成那副样子了!”

几个人再一听那些记者的问题,“原来唐雯是来看皮肤病了啊。”

“难道是真的染上了疥疮?”

小护士一听,说:“不是!我们医生说,是她身上生了跳蚤才会痒的,平常注意卫生就醒了。”

“噗。”

顿时一阵窃笑声。

“没想到唐雯一个这种大小姐,私底下竟然不注重个人卫生啊!”

今天这一场,唐雯和苏佩雅两人的脸面,是彻底丢尽了。

她刚才为了躲过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的触碰,在地上翻滚的时候,磕到了膝盖,膝盖上有了红肿。

一个助理正在帮她擦药。

她哭着给哥哥打电话,把刚才的事情说了。

“哥,你一定帮我把那些新闻给压下去啊,要不然你妹妹我的脸就丢光了。”

“你的脸还没丢光么?只此一次,你给我安分点!这两个月都不要再去接任何通告了!”

“哥,我……”

电话被挂断了。

唐雯膝盖上一疼,直接抬脚踢了过去,“你不会轻点啊!”

“新闻还是小事,唐大少肯定会给压下去的,”苏佩雅也是揉着眉,“总感觉这是有人为了给乔知暖出气故意恶整我们的。”

唐雯恶狠狠的咬着牙,“最好别叫我知道是谁,要不然我想法整死她!”

…………

另一边。

医院vip病房中,乔知暖站在窗边,在整理着花瓶里的插花。

花束是各种种类的鲜花束在一起的,上面还带着水珠,十分好看。

她整理好插花,转身刚好对上了男人看过来的目光。

她低着头径直走过来,“你要让我读什么书?”

这是墨司霆留下乔知暖的借口。

他因为“摔断”腿,会在医院里面停留至少一个月,想要留一个人过来每天过来给他读书。

剧组里面的人,这段时间还都有跟组拍摄,就她一个是原本是跟唐雯的,明兰身边人也够,她自然就成了闲人,也就直接被周冲安排留下给墨司霆念书。

乔知暖问:“现在手机上不都有听书了么?你下个app,想听什么都可以听。”

“我就想听你读的。”墨司霆递给她一个kindle。

乔知暖打开电纸书,“你想听什么?”

“言情。”

乔知暖:“……”

她又抬头看了他两眼。

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听小言,是不是她进错了频道?

男人挑了挑眉梢,“怎么,有问题?”

乔知暖摇头。

她在书城里找了一本排名在前面的现言,点了进去,翻开书页开始读。

“嗯……”

乔知暖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接着往下读:“好热。身体里就好似是有一个巨大的熔炉,啃噬着她,渴求着冰冷的填充。

男人健硕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一寸寸的抚摸下去……”

乔知暖声音都有点颤。

能感觉到头上如影随形的目光,炽热,滚烫,叫她都感觉到头皮发麻。

念不下去了。

她直接把kindle倒扣在腿上,脸有点红的瞪着目光还落在她身上的男人。

墨司霆好整以暇的瞧着女人通红的耳朵尖,真想伸手去掐一下。

“怎么不继续了?”

乔知暖狠狠地瞪了墨司霆一眼,他还好意思问?

她说:“不读了。”

墨司霆侧头,“不读书,做点别的?”

乔知暖急忙又拿起了kindle。

“不读言情了,读……恐怖推理吧。”

言情这部分里面肯定没有那些情情爱爱的,恐怖里面就可以避免了。

“好,”墨司霆也没有拒绝,“就读那本《墙》吧,我看了简介还不错,在书架里。”

乔知暖看了一眼封面,

一堵墙,墙上印着一个红色的染血手掌印。

基调灰暗,她看着有点毛骨悚然,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硬着头皮点开了书。

“这是一堵墙的故事。

一个单独生活的人,每逢深夜,发现自家的墙总会传来咚咚的奇怪响声。

有一天,直到他推翻了那堵墙……”

她打了一个寒颤。

“怕?”

墨司霆扬了扬眉梢,侧头看她。

乔知暖摇了摇头,“不怕。”

墨司霆觉得好笑。

乔知暖胆子其实很小。

曾记得还是五年前,她和同学打赌,看了一眼恐怖故事,结果到了夜晚就吓得睡不着了,最后抱着被子摸到他的房间。

她穿着一件棉质的卡通兔子睡裙,裙摆一直达到膝盖,露出下面的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瑟瑟的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指着床前的那一小块毛绒地垫。

“那个……我、我就睡在地上,不会打扰到你的。”

她蜷缩在床边,把自己卷成了一个蛹,就露出来一颗小小的脑袋来,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睛睁的很大。

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

强势锁婚:墨少的独宠娇妻

  • 评分:10
  • 简述:现代言情
  • 来源:微小宝
  • 作者:雨霖铃

他像一个神。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8 易云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