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顾晚霍西州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小说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小说

发表时间:2019/3/30 8:06:02 作者:木易萧萧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顾晚霍西州小说逻辑发展顺畅,文字流畅。在这里提供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顾晚霍西州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小说精彩节选:霍西州再一次想起那一句话——秦王至宝,向死而生。而她也见过他,可是后来被孟书衡和顾雨婷囚禁在地牢里,顾雨婷却满怀妒恨的说,其实那段时间她和孟书衡的每一次见面,霍西州都在不远的地方看着。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推荐指数:★★★★★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在线阅读>>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精选章节

顾晚将眼皮垂了下去,下意识逃避霍西州那亮的仿佛能照出她心中阴影的眼眸。

霍西州说的都是对的,这个男人一向心思缜密,她以为自己已经做的足够的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发现端倪了。

是的,从重生开始的那一刻,她就开始在他的面前演戏,只是到现在,这戏还要继续演下去吗?

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她的呢?

她的喜欢不是真的,他的喜欢呢?是真的吗?

“晚晚,你在想什么?”霍西州追问:“你在想该继续在我面前演戏?还是重新确定对我是什么感情?”

顾晚的身体不可以治的颤抖了一下。

他猜对了。

可他语气平静,还叫她晚晚,就是……没有太生气的意思吧?

一咬牙,她坦白交代:“是,一开始我对你的喜欢不是真的。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对你的感觉并不是欢喜而是害怕,怕的想要马上躲开你,但是我知道你的身份,知道你会成为怎样的人,关键是——知道我无论如何都会到你的身边,成为你的女人,而你,是我唯一的避风港湾,所以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慌和害怕,在你面前演戏。说我从小就仰慕你。”

“这算是利用我了吧?”霍西州稍微退后一点,拉开了自己和顾晚的距离,面色平静的看着顾晚,脸上瞧不出任何的情绪。

顾晚却因为这一点点的距离,心一下就空了,身体也僵住了。

“我……我没有(想要利用你)……是,也算是我利用你了,利用你给我当靠山。”顾晚说:“不管是为了什么,总归是,我刚开始靠近你的目的,确实不单纯的,我承认,你想怎么样。”

“你说你害怕我,可你那么的害怕我,又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呢?”霍西州问:“明明,如果你身上的际遇都是真的,那以前的你,在我这里吃了太多的苦,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我一定是一个没用的男人,如此,你为什么还一定要选择我呢?”

“因为我只在意你。”顾晚说:“只在意与你有关的事和人。”

“在意?”霍西州不太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她在意他,却并不是真的喜欢他?

这是多么矛盾的事情。

“我在意你,是因为你以前在某些方面对我坏,却是唯一愿意保护我的人,而且,我对你也并没有多好……”说到这里,顾晚的声音弱了下去:“我以前也不是……不是你的妻子,我只是你意外救回去的女人,是你的……妾。”

霍西州愣了一下,随即肯定的说:“这不可能!”

“我霍西州绝对不会要自己不在意的女人,若是在意了,也绝不会让她做妾!”

他的选择,从来都是要么不选,若是选了,绝不后悔!

再加上他自小就讨厌家里那些明争暗斗,讨厌自己为什么除了母亲,还有几个姨娘,所以,早就下定决心,娶妻只一个,绝不要招惹什么姨太太。

“是……这样吗?”顾晚也有些震惊。

所以,即使是上一世的时候,他也是想娶她为妻的,让她做妾,只是因为知道她的心向着孟书衡,他在和她置气吗?——只能是这样解释才解释得通了,否则,什么她跟他多年,他却再没娶妻,除了……与安如意亲密。

可即便是安如意后来那么让整个霍府的人都喜欢,也没有成了压在她头顶上的大太太。

只直到他死,霍西州都没有娶正妻的。

这竟然是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是他心里的妻吗?

想到这里,顾晚的眼圈忽然就红了,为妾,她受了多少的委屈啊,可原来,她到死都没有看清,这个男人的深情厚爱……

女人忽然掉下泪来,让原本再想多问几句的霍西州慌了,他承认他已经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总是想着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多了解她一些,可若是惹得她伤心了。

他有些不自然的伸手,在顾晚的脸上的摸了一把:“你……我不问了,你别哭了。”

“我没哭!”顾晚抬起眼睛看他,却发现眼前模模糊糊的,只能瞧见他模糊的轮廓,他皱起的眉头,显得那么不真实,与他隔着的这一点点的距离,让她觉得那么的不安稳。

她忽然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药,将自己的脸埋在了他的怀里。

“我想,我以前一定是世上最瞎最蠢的女人,而你,也一定是世上最傻最笨的男人!”

霍西州:……

他怎么就变傻变笨了?

但他还是将手放在她的后背,将她圈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我记得……”顾晚哽咽着说:“你有一次喝醉了,拿军装上的皮带抽我,骂我眼瞎,骂我愚蠢,嫌弃我丑,嫌弃我脏,说你真是疯了才会看上我这样的女人,我就觉得你真是疯了,我拼命的逃,想要躲开你,我逃的越快,你就打的越狠,打完了,还把我往床上拖……”

这是让前世里让顾晚觉得最恐惧的一次。

事实上,霍西州面对晚上的那种事儿的时候虽然是个暴君,却从来只在体力上折磨她,没有真的打过她,那是唯一的一次。

他将她脱上床,掐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压她被打出来的伤痕,让她记住什么叫做疼,还冰冷的警告他,一定要记清楚,谁才是她的男人,一定要看清楚,这世上真正的魔鬼,到底长什么模样……

她那一刻是真的觉得魔鬼就是他那样的,并且,心里生出过尖锐的恨。

即便是,再醒过来,她发现受伤的位置全都被涂抹过药膏了。

直到,几个月后,她的皮肤早就恢复的一丝痕迹都瞧不见了,霍西州从外面回来,她被逼着给他洗澡的时候,发现曾经她伤在哪里了,霍西州的身上就有同样的伤痕。

肯定不是用皮带抽的,皮带只能抽出一点淤青,渗一层血来,他身上的却是一道道的划痕,像是用尖锐的刀子划的,即便好了也会结疤,再也去不掉。

那天晚上,他知道她怀孕了,直到孩子生下来,都再没有碰过她。

而她也见过他,可是后来被孟书衡和顾雨婷囚禁在地牢里,顾雨婷却满怀妒恨的说,其实那段时间她和孟书衡的每一次见面,霍西州都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她越发的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看着,却还是纵容了她呢?

如今,她重活一世,用颤抖的心再靠近他,心里酸痛的厉害——所以,那是……爱吗?明明那么喜欢她,却因为她的心总向着别人,所以他痛苦难受,才会将那份痛苦放到她的身上,却又后悔伤害了她,偏他寻不到更好的办法,便只有更深的伤害他自己?

一年到头,他总在外面拼杀,可说起来,早几年的时候,南方十六省都是太平的,哪儿有那么多的事情要他这个少帅亲自去处理不可?

她盼着他离开家,最好再晚一点回来,最好不回来了。

他满足她的要求,总是忍着,忍着,再忍着,直到忍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回来折腾她。

他想用那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来证明他才是她应该在意的人,可她却只恨他冷血残忍,只恨那一场场的折磨为什么要落到她的身上……

她若是水,就能柔和他所有的冰冷和尖锐,她若是火,就能烧灭他所有的理智,燃起他的热情,可偏偏前世里她是冰,冻结了他对她的温暖,她是刺,日日夜夜扎在他的心上,让他鲜血淋漓……

总觉得自己很委屈很痛苦,可如今想来,他的委屈和痛苦,许是丝毫不比他少的。

“他打你,骂你,嫌弃你?”霍西州的身体僵住了。

明知道那或许真的就是他自己,他却还是震惊了。

他就算再愤怒,动自己的女人?就算是妾,也不应该。

打自己的女人的男人都不是人!

“我想……是因为我该打。”顾晚说:“他许是想将我打醒,可惜我直到死,才看明白,我以为如我这样的人,死后是要下地狱的,你说,是谁给我恩赐,让我还能再重活一回呢?”

霍西州再一次想起那一句话——秦王至宝,向死而生。

他心里越发的肯定一个猜测——或许是“他”,动了那件至宝?

只不知,那“向死”的是她还是“他”。

“你说的那些,既然已经是以前的事情,那就从你我初见之时,一笔勾销。”霍西州沉默了片刻,如是说。

他听出来了,顾晚觉得自己对不住“他”,却又因为“他”对她的“暴行”让她充满了防备,将这种复杂的感情带到了他这里来。

“我现在只想问你,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他捧起她的脸,迫使她只能看着他:“我是说,如果有除了我之外对你更好的人,你会不会还会选择我。”

“没有!”顾晚说。

“没有什么。”

顾晚:“我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什么别人。”

“世事无绝对,”霍西州说:“既然没想过,那就从现在开始想,我给你……十个数字的时间,一、二、三……”

顾晚:“……”十个数字的事情能想出什么东西。

“八、九、十!时间到了,”霍西州说:“你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你喜欢我,就算以后遇到了对你好的人你也不会选择他。”比他霍西州还对她更好的人,他不会让那人出现的!

“你从前对我的喜欢,可以不是真的,”他又说:“我也不需要你把仰慕我,喜欢我挂在嘴边,但我希望从今往后,你对我的每一句话,我指的是男女之情上的——都要是真的,哪怕只是喜欢我,还没有爱上我,但我相信,你早晚会爱上我的。”

顾晚听懂了,最低标准是她得喜欢他。

喜欢他吗?

为什么她觉得这一世的自己其实已经达到这个标准了?

诚然,她开始是带着目的靠近他的,可与上一世那个“暴君”模样截然不同的他,早就让她心里的感觉变了模样,她依赖他,信任他,觉得待在他的身边就很安稳,甚至只要遇到了危险,还能冒着被他怀疑和舍弃的危险将这个暗道的秘密提前的暴露出来……

这是不是算得上是喜欢了?

“有话就说,别藏在心里。”霍西州见顾晚还不说话,又说:“不是说自己眼瞎?有什么说出来,我帮你分辨真假。”

顾晚:“……”这是什么说法?

“是啊,”她说:“你说这江城的靠山那么多,就单说霍家吧,也不止你一人,你如今虽然顶着少帅的头衔,手里也有些实权,可你的兄长们都死死的盯着你手里的权利呢,你是只要他们不害你你就不对付他们,可他们却只恨你不能早死,这才多久的时间,你就两次逃命,我跟着你,风险和危险都太大了,我到底是为什么非要选择你呢?

还只要你随便说几句话或者吓一吓我,我就慌慌的将我谁都不敢说的秘密一个一个倒出来让你知道,成亲那天就因为你得罪了三哥,又折了二夫人的一番好意,还要翻山越岭,辛辛苦苦的带你到这条暗道里来,让你发现这么大的一座宝矿!

西州,你说说,你性子那么冷,旁人都道你不好相与,还有特殊的偏好,喜男不喜女,怎的偏我就一头撞到你面前,还得小心翼翼的在你面前演戏,好让你瞧见我越来越多的漏洞,好瞧我笑话,你说我是不是傻?”

“就选择我这一件事,你不傻!”霍西州说:“这是你办的最聪明最漂亮的一件事。”

“这是自恋吧?”顾晚笑了,眼里的泪水却又落下来。

“这是自信。”霍西州抬手,擦干她眼里的泪,让她能看清楚他脸上的认真:“我是你的男人,上天注定,前世是,今生是,许往后也一直是。”

他这般说,便是承认了她的前世。

纵然,她还有许多的秘密未曾与他说明。

“是啊,我不傻,我选择你不傻,可你前世里选择我太傻,你在意我,却偏到死我都没有听到你说一句暖心的情话,你以前将我折腾的伤痕累累,却也将自己这样的伤累累累,你说你傻不傻?”

她将手放在霍西州的脸上,轻柔的抚摸着,像是在看这一世的他,又像是透过这一世的他看向那个上一世的他:“西州,你分明那么在意我心里有没有你,可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其实你若是对我温和一点点,你真的比……孟书衡那个阴狠恶毒的小人好太多的。”

“怪我太蠢,没瞧见你的好,怪你对我太狠,对你自己也太狠……”

不知是受到了太大的情感冲击还是太累了,顾晚说完这句话忽然眼前一黑,身体软软的倒再了霍西州的怀里——晕过去了!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将军把她宠上天

  • 评分:10
  • 简述:民国言情
  • 来源:原创书橱
  • 作者:木易萧萧

爱情如约而至。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易云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