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瞳顾子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遗落时光那个你章节目录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总裁 >

楼瞳顾子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楼瞳顾子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4/15 8:58:47 作者:千里残阳

楼瞳顾子崧小说的书名叫做《遗落时光那个你》,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楼瞳顾子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遗落时光那个你小说内容精选:顾子崧经常送我花,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以前他经常买花回来,我会精心的插在花瓶里面,隔天花都开了,顾子崧会看着笑,也不知道我是喜欢看他笑的样子还是喜欢看花,反正生活在一起有限时间里就养成了将这个习惯,保持到现在都没改变。

遗落时光那个你推荐指数:★★★★★
>>《遗落时光那个你》在线阅读>>

《遗落时光那个你》精选章节

他有些痞气的笑了,问我,“什么叫合适,什么叫不合适?”

这个问题还真是无法仔细的回答。

不过我说,“因为我怀着的是肖颂的孩子。”

顾子崧吸口气说,“我不在乎再养别人的孩子,你不想再生的话我可以去找代孕。好了,早点休息,我去处理点公司的事情。”

他起身,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又亲了我一下才走。

我摸了一下额头他亲吻过的地上,凉凉的,却觉得像一块烙印在我心口上的烙铁,上面写满了对顾子崧的思念。

我真的好想他。

可我找不到理由来抗拒他,总感觉的我们之间还是少了些什么。

我记得上辈子的一个相处不错的同事,当时她对我说,我这个人就是个纯粹的人,对待工作,生活还有感情,都很纯粹,正直的像个傻子,所以她不相信我会喜欢江临那种冷血的人,可我却偏偏喜欢了他那么久。

可是到了现在,我的纯粹还没改变,喜欢的人却改变了,只是更加执拗了,因为受伤过,我不允许再出现一个可以伤害我的人。

之前的确有误会,难道这里面就没有一点点的伤害存在吗?

我想,他顾子崧不够爱我。

既然不够爱,我何必要接受呢?

想到此,我释然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中午的时候,肖颂打电话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吃点他的拿手好菜,我想了想没拒绝,才挂了电话,他就进来了。

我好奇的张望桌子对面的他,肖颂的突然造访,叫我有些措手不及,但是我能猜测到他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是想跟我说说顾子崧的事情,他这个人精,肯定都知道了。

吃完了饭也没见他说什么,帮我洗了碗,还擦了地板,甚至洗了衣服。

晚上我要去医院复查,天气炎热,我总是出汗,背上的伤口被交代粘的有些难受,实在不想去医院,可也必须要过去看看。

肖颂送我过去,路上的时候,他说了自己的心里话。

“楼瞳,你如果觉得孩子需要真正的父亲,我可以接受你回到他身边,可除此之外的理由,我不接受。”

我没应声,我给了他接近我的机会,就等于亲口告诉了他我可以劫难我们的感情,只是还没产生,需要时间,谁会想到在这期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他告诉我,“我知道顾子崧的安排,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不重要,中重要的是在你,你的心。你忘不了他也只是暂时,我可以等,可不能等着你回到他身边了才告诉我,你想回去告诉我,我不会纠缠。”

我轻轻吸口气,突然觉得感情多了也是个累赘,我想拒绝,却觉得说不出口,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我不就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舍的伤害他了。

我说,“肖颂,至少我现在不讨厌你了,这是个很大的进步,是吧?至于他……呵呵,我说过了,我跟他不合适。”

肖颂一怔,笑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人成熟的标志就是这样,不纠缠不造作,彼此之间牵挂但是给彼此更多的私人空间。

我想,这既是他肖颂跟顾子崧的不同吧?

有时候我觉得顾子崧幼稚的可笑,可每次出事,那个做事成熟老练狠倔又出人意料的都是顾子崧。

嘶,他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一个人啊?

换好了药回来,肖颂说公司有事要回去,带我一起过去了。

公司我来了不少次,第一次进他的私人办公室,这里面应有尽有,若非知道肖颂在风流场合是什么样子,看办公室的装修,只能想不到他也是个品味很高的人。

我喜欢他书架上一个很抽象的摆件,看了许久,这个东西我在上辈子的时候也买了一个,只是我买的是仿品,他这个是珍品,价值连城,粗略估计应该值个一百来万。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忙完了走过来,站在我身后,轻笑着问我。“喜欢?送你了!”

我也笑起来,没拒绝的说,“那么喜欢送人东西的?我喜欢就给我了?”

他摇头,将摆件拿下来递给我,“只对你这样,很配你的气质。之前我就像送你一些特别的东西,没发现什么适合你,不过你总算有喜欢的东西了,那正好借着机会送你。恩,至于鲜花呢……呵呵,我没有送花的习惯,你如果喜欢我也可以送,只是这样会不会太刻意?”

顾子崧经常送我花,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以前他经常买花回来,我会精心的插在花瓶里面,隔天花都开了,顾子崧会看着笑,也不知道我是喜欢看他笑的样子还是喜欢看花,反正生活在一起有限时间里就养成了将这个习惯,保持到现在都没改变。

肖颂说,“喜欢玫瑰?”

我摇头,“不是特别喜欢,只是花我就喜欢,在房间里面放着就很香的我都喜欢。”

他呵呵的笑起来,有些懊恼的摇头,“就算我在外面多么风流,还是不懂你的心思,呵呵,那你不喜欢还真是情理之中,我会改。”

因为一个人而改变最不应该了,可我无法阻止他,既然他有心变好,那我也就欣然接受吧?

我笑起来,一个轻微的小动作自己也没察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暧昧的他眼神闪烁,“那就改吧,我瞧着好就是了。”

他楞了一下,我也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多么暧昧。

他却笑起来,瞬间化解尴尬,抓我的手,“慢着点,身体好了也要小心,快四个月了吧?”

我感激的点头,“恩,已经三十多天了,快满四个月了。”

他说,“不知道现在能不能看出来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想买鞋东西准备着,房子呢?你住在哪里,哦,我想多了,房子这个暂时不用考虑,方正不仇房子,就是东西,嘶,不如都买了吧,男女孩子的都买了。”

我哈哈大笑,一种柔软的幸福从他的话中传出来,像是在我身体上插上了电流,吱吱的传遍了整个身体。

母爱啊,真奇怪。

我市场轻轻抚摸自己的肚子,这份母爱就好像身体里面的一条看不见的线,直戳我的神经,期盼着小生命的尽快江临。

以前我是不喜欢小孩子的,可还真是应验了这句话,自己有了孩子就喜欢了。

我笑起来,肖颂很高兴的也笑着。

好和谐的画面,却这样被一道不和谐的叫喊打断了彼此。

肖颂不高兴起来,转身出去,开了门问外面怎么了。

秘书怯生的说,“是,是那个女人又来闹事了。”

又?那就是风流债了,我躲开,自己往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走。

肖颂却叫住我说,“没关系,在这里等我就是了,休息室没人住过,里面味道很重,会呛到你,你在这里等,马上就回来。”

我听话的点头,顺手关了房门,里面的灯是开着的,转身的时候注意到了里面桌子上放着的一个奇怪形状的的闹钟,吸引了我注意力。

那闹钟,我在哪里见过。

可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迟疑着,看肖颂离开了我到底还是进去,想看个究竟。

我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脑子不大好使,很多东西瞧见了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啊看到过,尤其是眼前的闹钟,看的越久,越觉得熟悉,可我咋就想不起来了呢?

我顺手拍了照片,打算回去琢磨,反正是熟悉,对我还很重要,我却不知道哪里见到过。

又在房间巡视了一圈,没看到我感兴趣的东西,这才推门出来。

肖颂出去了很久都没回来,我等的有些不耐烦,想跟外面的人说一声自己先回去,转身,看到了玻璃门里面相拥的两个人。

怎么说呢?我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好像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吧,瞧见了人家的好事,自然是尴尬的,可两个人,一个是肖颂,另外一个是……庄白?我有点不敢相信的皱眉。

我没看错,那个女人就是在庄白,来闹事的是庄白?

两个人又怎么会搅合在一起,庄白不是喜欢顾鹏吗,现在已经是秦琛的妻子了,怎么会……

我纳闷,费解,可这件事跟我有几分钱关系,就算我撞破了两个人在床上云雨,我也不能搅合进去,说到底,与我没关系。

我转身就走,在门口,肖颂的秘书追我出来,说肖颂叫我回去。

我没答应,说公司有事直接离开了。

才上了车子,在公司旁边的小角门,我看到了穿着白色衣服行色匆匆的庄白,看起来,她情绪不是很好。

我没在意的叫李毅开车就走,李毅也瞧见了,好奇的唠叨,“庄白怎么会在这里?刚才跟楼总一起的吗?”

我笑笑没说话,这件事是挺奇怪,可我不想搀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现在只想着安心养胎,等着孩子出生呢。

可随后秦琛的电话,搅合的我不得不关心了。

秦琛很久都没跟我联系了,自结婚后他也在外面露面的比较少,最近听说他公司那边的效益不是很好,秦家对他的打压一点没有因为他结婚而做任何改变,相反更慎,听他的语气,情况非常糟糕。

他说,“树苗,出来方便吗?陪我喝一杯吧?”

我低头看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拒绝,“我怕是不方便,孩子不允许啊。”

他那边安静了会儿,恍悟,“啊,我给忘了,你怀孕了,怀孕了是吧?肖颂的?是吧?”

我笑笑,“恩!”

“那打搅了。”

我心里不是滋味,说到底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尴尬,只是说清楚了就各自安好,他到底还是我男难得的一个朋友,我说,“琛哥哥,我在家里等你,我不能喝酒,至少我可以陪你说说话,你看行吗?我做好了等你过来啊?”

本以为他会答应,没想到他笑笑,“不了,我回家去了。庄白还等着我呢。”

哎,庄白啊,庄白啊,我心里痒痒的还是问他,“琛哥哥,庄家跟肖家这边有生意往来吗?”

秦琛笑起来,却是那么的凄凉,有些无奈,深吸口气,沉重的这句话像是一只落下来要砸死我的锤子,“你都知道了?庄白隐藏的真好,骗了所有人,是吧?你是不是亲眼撞见了什么,跟肖颂吗?两个人感情很好吗?我劝说你也早点认清那个人,不然难过的是你,肖颂不好,不如顾子崧。不过都比我好,是不是,呵……”

遗落时光那个你

遗落时光那个你

  • 评分:10
  • 简述:总裁言情
  • 来源:网易云
  • 作者:千里残阳

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8 易云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5015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