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总有妖怪想害朕

总有妖怪想害朕小说

总有妖怪想害朕

作者:君弄雪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0-05-27 11:21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楚曦谢奕是《总有妖怪想害朕》的主角,是作者君弄雪精心编写的言情小说,在这里为大家带来总有妖怪想害朕精彩全文。楚曦以为自己注定要单身到入土了,哪知忽然被家族当成替嫁新娘嫁给了药罐子王爷谢奕,未婚夫虽然是个短命人,却长得极其漂亮。

精彩节选:

谢奕一愣:“相亲?”

楚曦继续啃猪蹄,“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我爹朋友家的公子,还那么巧是他给我挑中的小郎君,你我还真是有缘。”

“楚修远是这么跟你说的?”

“大概就那么回事吧。”

“所以,你一直以为自己是在跟我相亲?”

“不是吗?”楚曦终于啃完手上的猪蹄,拿起一旁的热毛巾擦擦满手油腻抬起头,好整以暇看着他,“难不成你还想背着我跟别的女人相亲?男人水性杨花是不对的。”

谢奕在心里深深叹口气,目光越发怜悯:“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开口。”

经过这两次的接触他大概也看出来了,楚曦姑娘为人单纯不谙世事,因摔坏脑子神经还有些错乱。楚修远这么明目张胆欺骗她,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

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她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他可以考虑。

“真的吗?”楚曦眼波一转突然站起身,居高临下凑到他跟前,“我说什么你都可以答应?”

谢奕下意识往后一躲无奈笑道:“那就要看姑娘想要什么了?”

“呵……”楚曦秀眉微挑缓缓勾起唇,目光直勾勾落在他微敞的领口,“我想……扒掉你的衣服看看。”

“咳……咳……”谢奕咳了两声忙拉紧自己的衣襟,无力笑道,“姑娘为何一定对我这个病秧子感兴趣?”

楚曦慢慢逼到他眼前,邪魅一笑吐气如兰:“你何必妄自菲薄?我既然轻薄过你,就一定会负责到底。所以你就别这么矜持了,让我扒开你的衣服看看。”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谢奕微微脸红:“姑娘,你……别跟我开玩笑,你我孤男寡女,还是自重的好。”

“我们俩都已经定亲了就别那么拘束嘛!”

楚曦说着抓起他的手腕,不由分说将他往里间拖。

“姑娘,你……放开我。”

谢奕哭笑不得又挣不开,只能无奈的被她拖进去按到软塌上。

甚至来不及抗议,楚曦已经挽起袖子居高临下俯瞰着他:“我知道你有洁癖不让人碰,但我心急,所以到底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谢奕再次拉紧自己的衣襟,眸中有一丝警惕:“姑娘你到底想干嘛?”

楚曦看着他的动作高傲一挑眉,不由分说俯下身子去扯他的衣服:“不配合是吧?那不好意思,我帮你脱。”

谢奕吓得脸色发白,七手八脚阻止她:“姑娘……我……咳……你不要这样……我是正经人。”

“说的好像我不正经似的,你们男人就是麻烦,都这个时候了装什么矜持有什么洁癖。”楚曦已经扯开他的衣襟。

谢奕抿着唇,使劲想推开她:“姑娘,咳……不要啊……你不要这样……”

楚曦轻轻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放开,不要哪样啊?又不会吃了你,你叫的这么浪干嘛?”

什么叫浪?她到底在说什么?

谢奕没由来脸一红,无奈笑道:“不是……姑娘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

砰——

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踹门声。

紧接着,谢奕的两个护卫提着刀凶神恶煞冲了进来。

看清屋内的情形后均是一愣,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自家那单薄柔弱的殿下正被压在软塌上,眼角泛红,衣襟敞开,整个脖子乃至胸口都布满密密麻麻的红痕,弱小可怜又无助。

身强力壮的楚曦半压在他身上,双手似乎正在扒他的衣服。

所以……

楚曦这是对自家殿下霸王硬上弓了?

孟冬阳脸色一变,愤怒的拔出刀就想砍她:“你个禽兽对我家殿下做了什么?”

“住手。”跟在后面进来的楚修远看到这一幕声音提高了八度大吼:“明明是我家曦儿吃亏,你还有脸砍她?”

虽然看上去好像是自家女儿霸王硬上弓,不过种事女子总归是要吃亏。

无论是谁的错吧,身为人父,这种情况下一定要稳住。他楚修远也是有尊严的,不想被诟病教女爬床。

孟冬阳狠狠瞪了楚曦一眼,转而看向楚修远冷笑道:“果然是你设的圈套。”

他猜的没错,这老匹夫果然故意设局仙人跳想拿住殿下的把柄。

这话楚修远可就不爱听了,理直气壮怼回去:“今日是六爷主动上门做客,也是他主动要留我女儿单独说话,怎么成我设的圈套了?”

孟冬阳一个字都不信:“哼,你还狡辩。既然你女儿清清白白,那你为何要关上门窗?说,是不是下药了?”

楚修远只想翻白眼:“你是不是傻?这么冷的天不关上门窗六爷能受得了吗?更何况,万一被人看见吃亏的是我女儿。”

“你个老匹夫果然老奸巨猾……”

“都给我闭嘴,吵吵闹闹有什么用?有事说事。”楚曦被他们吵得头都疼了,不耐烦的呵斥了一声。

谢奕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默默站起身,若无其事温声道:“都少说两句,今日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别坏了姑娘的名声。”

都这个时候还关心她,楚曦很感动的上前还想扒他的衣服,“别闹,让我看看你胸口的痕迹。”

楚修远:“……”

两护卫:“……”

大庭广众的说这种话,你特么的能要点脸么?

“痕迹?”谢奕终于发现哪里不对,“所以,你扒我衣服是因为我胸口有痕迹?”

楚曦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那当然了,你胸口突然起了好多红痕。我担心是上次余毒未清,所以想看看伤口恢复的怎么样。”

不过他有洁癖根本不让任何人碰,所以她只好强硬一点。

谢奕伸手一摸,果然发现脖子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疹子。再撩起袖子,手臂上也有。

孟冬阳反手将刀驾到楚修远脖子上,冷着脸怒道:“说,你个老匹夫究竟受谁指使?”

谢奕倒不是很在意,放下袖子轻声道:“冬阳放手,大人不知道我不能食蜂蜜。”

他从小到大一碰蜂蜜就这样,也不是什么大事,吃两剂药也就好了。

楚修远顿时有点尴尬:“蜂蜜平喘润肺,所以……我我……特意吩咐厨房多用了些在菜里。”

谢奕微微颔首:“原来如此,多谢您费心。”

楚修远怪不好意思的,忙诚惶诚恐行礼:“您头一次登门就出了这样的事,是臣……在下招待不周,您恕罪。”

“您客气了。”谢奕仿佛真的不是很在意,整理好衣襟微笑道:“今日天色不早,我先行告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