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

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小说

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

作者:萝渊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来源:小说520
时间:2020-05-27 11:43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冯译萱欧阳麟是《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的主角,是作者萝渊精心编写的言情小说,在这里为大家带来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精彩全文。冯译萱重活一世,这一世她发誓要将上一世欠她分毫的这一辈子她都要加倍讨回,只是为何,她总是会被这个男子牵扯心。

精彩节选:

冯译萱手指轻轻的掠过古筝的琴弦,一串美妙的音律流淌出来。

游刃有余的动作下,冯译萱脸上带着笑容,更是带着风情。

“这位就是相府的二小姐啊?今天见了,还真是天人之姿啊。”

“这二小姐眉清目秀的样子,着实招人喜欢。”

“听说这相府二小姐喜欢的人可是穆王爷,听说今天穆王爷也到场了,这件事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冯译萱闻言,手下顿时收了声。


一曲终了,她款款的站起身来。

“今天乃是小女生辰,各位能到此庆贺都铭记在心,只是不知这位王姑娘的母亲是否到场了?”

冯译萱一点都没有绕弯子,直接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谁也不明白她这么做的原由。

只有在远处躲着的齐姑娘知道,知道冯译萱的意思。

“我怎么觉得二小姐对王姑娘说话有点不太对劲儿呢?”齐姑娘身边的一个年长嬷嬷说道。

齐姑娘生怕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来,连忙躲在旁人的身后。

“不知道二小姐有何事?”王侍郎的妻子刘氏来到冯译萱的面前。

即便是一个侍郎的夫人,却在一个小姐的面前俯首帖耳的。

原本也是个喜庆的日子,冯译萱并不想当着外人的面发火。

“王姑娘之前说在宫中见过我,只是这件事我记得不清了,特来问问侍郎夫人是否记得这件事?”

只不过是一个侍郎家的女儿,若是进宫的话必然是要跟着母亲一起才行,否则绝对不会独自入宫的。

冯译萱说话的声音不大,甚是有点故意只想让王夫人一个人听见。

毕竟她不想让王姑娘家的名誉受损,否则日后嫁不出去的话,反倒是为父亲在朝中树敌。

“二小姐此话当真?这宫中的宴会并没有带女儿去过,更何谈见过二小姐呢?”

听到王夫人这么说,冯译萱转过头去,看向王姑娘。

她这会儿头压的低低的,半天也没有抬起来,显然是为刚才自己说过的话而觉得愧疚。

冯译萱笑着说道:“原来如此,王姑娘之前说我容貌丑陋不堪,不知道现在王姑娘见到了,是否还这么觉得?”

王姑娘被她当头棒喝一般的问题砸中,浑身一颤。

毕竟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姑娘,哪里会知道冯译萱就是相府的二小姐。

也不过是想在人前耍一耍威风,谁知道竟然其中一个便是相府家的二小姐。

“二小姐失礼了。我这个女儿口无遮拦,冒犯了二小姐,我先带她回去了,加以管教。”

王夫人说完,转身抓着王姑娘的手腕就往外面走去。

冯译萱一点都没有拦着,而是朝着她的背影看了过去。

这个王姑娘还真是让人没想到,小小的年纪就喜欢在人后议论是非。

今天的事情也总算是给她一个教训,日后怕是不敢再乱说一句话了。

“译萱,刚刚又在发火了吗?”

施盈盈远远的走了过来,一把跨住了冯译萱的手臂,声音大的周围人都听到了。

若是放在上辈子,冯译萱定然会因为她来找自己而觉得欣喜。

可知道施盈盈的本性之后,冯译萱这心里就止不住的恶心。

“哦?盈盈刚才见到我发火了?”冯译萱笑着反问道。

平日里她便是比较好说话的性子,为人虽然称不上温柔似水,至少也算得上大方得体。

若真让施盈盈说的话被旁人听了去,等出了相府之后,她们便会议论此事。

不出一日,冯译萱刁蛮任性的脾气,便会传的人尽皆知。

真是没想到,施盈盈竟然如此狠毒,从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笑里藏刀对付自己了。

施盈盈怔了怔,没想到平日里对自己说的话言听计从的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译萱,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以为王侍郎家的女儿惹你不快了。”

冯译萱听到她这么说,这心里更是多了几分憎恨。

她皮笑肉不笑道:“客人这么多我还要去接待。你我都这么熟悉了,只能是怠慢了你,不要介意。”

也不等施盈盈回话,冯译萱便将手臂抽了出来,转身朝着身后几个人走过去。

冯译萱笑着应对,说话大方得体游刃有余。

这便是上一世当皇后时累积下来的经验,面对这些官员的家眷自然是轻松的。

冯思雅看着冯译萱游刃有余的模样煞是惊讶。

这个妹妹从来都只是惹祸的家伙,如今竟然也长大了,根本不用她这个当姐姐的操心。

“姐,你帮我招待一下客人,我想去换一套衣服。”冯译萱贴在姐姐耳边小声说道。

“好,速去速回。”冯思雅不动声色,就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变动分毫。

冯译萱在小翠的服侍下,朝着自己的西苑走去,一点疲惫之态都没有。

“小姐以前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你都会吵着累,今天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累的样子?”小翠道。

冯译萱没有接她的话,只是小声问道:“你怎么看到施盈盈?”

“她是小姐的闺房密友,向来对小姐那都是最好的。施小姐也是跟小姐从小一起长大的,定是错不了。”

小翠信誓旦旦的说道,显然也是被她给蒙蔽了。

“刚才看到她不在花园,咱们去找找看。”冯译萱神秘的笑容让小翠越发看不懂她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