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美妆博主在古代

美妆博主在古代小说

美妆博主在古代

作者:洛晓晴
分类:言情
状态:未完结
来源:奇热
时间:2020-05-27 11:48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美妆博主在古代》的主角是童芳若程安廷,由作者洛晓晴倾心创作,小说美妆博主在古代内容精彩绝伦,故事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初登美妆博主之位的童芳若在直播时意外穿越到了古代,于是她顺其自然,用自己的美妆大法古人女子打扮得天仙一般,于是她掀起了一场美妆风。

精彩节选:

“说的好,一点爱称罢了。”

老太太起身,旁边的丫鬟立刻伸手过去扶着。

“你道芳若不尊长辈,可方才芳若话中讲的是不尊母亲,我问你,你真觉得宋氏是芳若的母亲?”

童正越皱眉:“永安逝世,芳若一直由冉儿养育,纵使生恩大过养恩,可这一句母亲,冉儿也是当得的。”

宋氏抓住童正越的手,委屈地说:“芳若不认也罢,说到底,我也不是她的生母,总归是有差的。”

童正越面露心疼:“莫要乱想,你也是苦心养她到大的,这母亲的身份,是必定要认的。”

童芳若冷眼看着,心中讥讽,宋氏最会做表面功夫,可偏偏童正越就吃她这套。

哼!

就看谁能先赢谁好了。

微微合眼,童芳若在自己大腿上狠掐了一下,眼眶瞬间发红。

“姑娘,姑娘您怎么了?”小桃的大嗓门立刻扬开。

正看着童正越的老太太立刻转身:“怎么了这是?”

“奶奶。”童芳若憋着嗓音,眼眶红红地说,“我想我娘了,我想她了。”

老太太一怔,要哭不哭的样子往往最让人心疼,瞧着童芳若的模样,老太太叹了口气,到底是她往日忽视了这个孙女,才使得一个好好的孩子被欺辱成现在这般模样。

“芳若你过来。”

童芳若垂眼,脚伸出去又缩了回去,怯怯地看眼站在一处的童正越和宋氏。

正好童正越一个瞪视过来,她立刻缩进小桃身后。

演戏嘛,她也会。

揪住小桃的衣角,童芳若啜泣:“奶奶,我想我娘了……”

她不提童正越,不说别人的错,只重复着一句想娘了,老太太愈发心疼。

“你别哭,今日有奶奶在这里,奶奶给你做主。”

老太太被扶着走过去,童芳若觉察到,扭头就扑进了她的怀中。

感受着背上轻抚的力道,童芳若憋着声音喊了句奶奶。

“哎,别怕,奶奶在这儿。”老太太满眼心疼,扭头就说,“芳若不必认这个身份。”

童正越:“您这什么意思?冉儿待她不薄,怎么就不能……”

老太太打断他,语气平静地说:“宋氏只是个妾,古往今来,从无正室子女认妾做母亲的,传扬出去,我童家的脸面还往何处摆?”

“家中如今只有冉儿,她就是正室。”

童芳若瞬间抬头:“她才不是正室,她就是个妾。”

童正越被激怒:“你再说一句!”

童芳若蹲下:“呜呜呜……她就是个妾,明媒正娶的才是妻……”

妾就是妾,休想在这里偷换概念。

老太太眼神一厉:“老爷,你糊涂了。”

“我没糊涂。”

“你糊涂了。”童正越反驳的声音大,老太太的声音更大,“明媒正娶的才是妻。”

童芳若的话从老太太口中出来,带着一种不容反驳的笃定。

宋氏攥紧了手指,明媒正娶,明媒正娶……她不过是输在一句明媒正娶上。

可恶,可恶!

宋氏眼眶一点点泛红:“老爷,老太太说的对,明媒正娶的才是妻,你别……”

童正越被堵的说不出话,本就恼火,再听见宋氏这一番委曲求全,理智逐渐消失。

“我是童家的当家。”童正越一字一顿地说,“童家的妻是谁,我说了算。”

老太太朝童芳若伸出的手顿住,头一点点地抬起和童正越对视。

她说:“你是要,不尊母亲?”

方才被童正越按在童芳若头上的罪名,走了一圈到了童正越头上。

宋氏眼睛一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老太太,老爷就是一时情急,都是我的错,我自罚去祠堂跪三日,这件事我们就这么算了吧,啊?”

童正越伸手拉她:“少说错,这件事与你无关,起来……”

宋氏与他拉扯:“老爷您别说话,这件事与您无关,您松手……”

俩人的声音合在一起,老太太听的愈发恼火:“合着我成了罪人?”

童芳若抬头,咬牙又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这次她不止掐,还揪着拧了一圈,眼泪立时不受控制地掉下。

好疼。

绷紧了面容,童芳若扑过去:“奶奶,您别生气,您别,啊!奶奶晕倒了!”

月溪请了郎中回来,一看院子里的情况,顿时吓得脸色大变。

“快,郎中快!”

本是为童芳若请来的郎中,最先用到老太太身上。

到了这时,童正越顾不得再和宋氏亲昵,秉着亲子的身份要安排吩咐下去。

一盏茶后,所有人都聚在老太太的院子里,郎中在里面把脉,几人就站在门外等候。

片刻后,童芳凝匆忙跑来:“怎么了?怎么了?好端端的,奶奶怎么会晕倒?”

童芳若微眯了眼睛,余光瞥见童正越神色,暗骂一句活该,童芳凝的没眼色真是用对了地方。

门“吱呀”一声打开,月溪引着郎中走出,童芳若正要上前,一股力道从后方而来,将她推向另一侧。

定睛一看,发现这么做的是童正越,她立刻缓了脚步,任由童正越抢在最前。

“如何,老太太怎么样了?”

将药箱往后推了推,郎中抱拳:“老太太年纪大,方才的火气上来冲到了脑门,近期无事,可也不能总是动怒,家中得注意着点。”

“注意,一定注意的,那个,需要吃药吗?”

“自然是要吃的,一会儿我开个方子,照着上面的抓药,先养几日再说。”

一直在旁关注的童芳若松了口气,老太太没出事就好,回过神就听见童正越喊人送郎中离开,眼抬起,又听到月溪阻止。

“等一下。”

“月溪姑娘,怎么了?”

因着童正越的询问,童芳若也望向了月溪,下一瞬,她就和月溪对上了视线。

一瞬默然,童芳若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不对,可阻止的话尚未出口,月溪的手指就指向了她的方向。

好不容易稳了,月溪又将矛头对上她。

心中无奈,童芳若却不得不往前:“多谢月溪姑姑惦记。”

“是老太太的惦记。”

被月溪纠正了话,童芳若微微一笑,只是视线微转,就对上童正越满含不善的目光,立时收敛了表情。

渣爹一个。

静默中,月溪再次开口:“老爷,老太太方才醒了,说是需要静养,不想见着无关的人。”

“这无关的人是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