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锦歌行

锦歌行小说

锦歌行

作者:小楼姑娘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掌读520
时间:2021-04-08 23:22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锦歌行》由作者小楼姑娘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宋景歌魏祈,为大家带来锦歌行小说免费章节抢先阅读。景歌的确能弹琴,以前在将军府里,母亲就教她弹奏各种乐器,只不过这琴是从西域传来的,名贵无比,自从将军府被没收后,琴也受损了。近两年来,她更是没有机会去触摸琴琴。

精彩节选:

长青和尚执剑的手缓缓垂下!最后的一点枯叶碎片已落下,林中又恢复了往日的静寂。

他低头看了看已经陪伴自己数年,如今却被那妲己一剑一斩两段的配剑,心疼不已。

他看了看景歌,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断剑,苦恼的说:“景歌,我的好徒儿啊,你这下手也太狠了,你把为父的配剑都给整两截了。不行不行,你得赔我一个!如果感觉到为难的话,你也得帮我办件事儿赔罪。”

景歌将剑收鞘:“长青和尚,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别总师傅徒儿的,这妲己剑那可是当年你硬塞给我的,武功也是当年你硬要教我的。不过今天的你还真是反常,怎么招招都要我的命?看来你要我办件比较为难的事才是真的。”

长青和尚摸摸他光溜溜的脑袋,算得上潇洒的脸出现了两颗酒窝,他嘿嘿一笑:“哎哟,好歹我和你也有师徒情分,你不要回绝得这么冷漠嘛。不过你还真是聪明,知道你师父我想让你办件事!”

长青和尚从他的衣服里掏出一枚玉佩来:“你近日去趟凝月楼,帮我给淼淼姑娘,我就不见她了。”

景歌惊诧:“什么?我去青楼?我一个女子去青楼?”

长青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知道我刚刚为什么出那么重的招式,与你生死相搏吗?我就想试探你这两年来到底学成如何。刚刚一试,我断然你已经是江湖中上上乘的高手了,为师便不再担心了。当然,今天我还要教你一招,这招为必杀之击,不到最后危急时刻,断然不能用之,你可看好了。”

“好!”景歌将她的妲己扔到空中,长青一手揽过出鞘,霎时,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这一招为:但契本心,不用求法。制心一处,无事不办。”

景歌看呆了,只觉得是一道银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虏血。剑收,但依旧荡气回肠。

“为什么突然要教我这等狠辣自保招式?为什么给淼淼姑娘玉佩需要我去?你为什么不去?长青,你……这是要离开我了吗。”景歌说出了心中所想。

长青将剑还给她:“是的,我是一个和尚,无牵无挂,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在京中已经隐居两年了。我不可能一直在京中陪伴着你,而且你现在的武功造诣,已经和我不相上下,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所以我要继续云游四海,明日就走。至于淼淼姑娘,她是一个柔弱的娇女子。我与她仅仅是朋友,我的离开,不希望她失望难过,所以还请你帮我走这一遭。景歌,拜托你了。”

景歌的泪瞬间就从眼眶里流出来:“你担心她伤心难过你就不担心担心我吗!你和她才认识几个月,你和我可认识了整整两年,你这样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你顾及过我的感受吗。如果你觉得你已经没什么可教我,那我就把所有的武功都还给你,你再教我一遍好不好!”

长青仰天叹了口气,一袭青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心中只道:景歌,其实我也不想走。以后万事都靠你自己了,不逼你一把,你永远都无法与京中隐藏的牛鬼蛇神抗衡,所以不要怪我。

景歌擦掉了眼泪,径直去了小木屋里,东翻西找,终于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那把笛子,出来时,又拿起了长青手里的玉佩:“抱歉,刚刚是我太过激动,所以才说出了那些不着边际的话。其实你一直都是我师傅,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景歌跪在地上给长青和尚施了一个大礼,然后起身。

“你不仅教我武功,还教我吹笛子,这个笛子你就送给我吧,当个念想。至于玉佩,择日我就将这东西送给淼淼姑娘,师傅尽管放心好了。如果日后师傅需要徒儿,徒儿一定为您刀山火海,以报授武之恩。”景歌起身。

长青为掩饰离别之苦,又嘿嘿一笑:“哈哈,真是没想到啊,我教了你两年,没想到临走之时,你才叫我一声师傅。我长青,此生足矣呀。青山绿水,我与你有缘再见!只是为师最后还要嘱咐你一句,你身上既背负着血海深仇,如果要报就一定要报的彻底。如果不报,那这辈子就平平淡淡的做一个普通人。当然,我永远尊重你的选择。有些时候,懦弱忍让不一定能保护你。锋芒毕露,也许是你最好的护身符。景歌,师傅虽远走他地,但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徒儿……”

……

景歌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只觉得那一身本领都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两条灌了铅的腿。这天下偌大,可惜,只剩下她自己了。她一直都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个道理,可当她唯一的朋友也离开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悲凉。

回到别院,却见宋如瑜带着府中一干下人来到她的别院吵吵嚷嚷。

宋如瑜见景歌回来,便讥讽的一笑:“妹妹你怎么才回来呀,宋府遭此一劫,所有的钱财都已亏空,这可都是为了救你呀妹妹,不然你被那西厂番子带走,这名声可就比那馊掉的肉还臭呢!所以呀,大家都应该齐心协力,把各自别院里的银子都拿出来。我今日也没见你回来,便擅自做主来拿,也省得你来动手了。妹妹放心吧,一切都有我,你就好生在这儿坐着吧。”

景歌只觉得心中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她的这位姐姐没事儿可是变着法的来欺辱她这个外来的养女。

景歌以前都是能过且过,毕竟寄人篱下,只求平平安安的呆在宋府。

可是这却给了这宋家二姐妹蹬鼻子上脸的机会。如今看他们把本来已经被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别院,瞬间破坏成了好似荒废了许多年,破乱不堪的别院。

可是她能怎么办呢?与宋家二小姐大吵一架。让宋老爷厌恶自己,连唯一的落脚地宋府也呆不下去了?所以她也只能忍着。

不过,这件事也许是个好事,此事一定会在府中被传得沸沸扬扬,宋平秋也许不会再觉得她手握巨财,也能消停一阵儿了。

可此时的她想错了,人一旦被踩住了短处,便会一发不可收拾。当她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味地忍让根本不会让坏人收手。

她精心种植的花花草草已经被踩的稀巴烂,除夕夜她省吃俭用买的红灯笼,也掉落在她的脚边,屋内陈设皆破碎在地上,木柜里的衣服也被尽数扔在地上,上面都是脏兮的脚印,只有床头上的幔帘被撕扯只剩下一半,随风飘动。

景歌看着气焰嚣张的宋如瑜一行人离开,低头看着长青和尚的笛子,泪水砸了下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