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肆意专宠

肆意专宠小说

肆意专宠

作者:江上雨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微阅云
时间:2022-06-21 17:05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为大家带来主角是程一瑾祁泽言小说《肆意专宠》,作者江上雨经典力作,文笔细腻流畅,内容精彩非凡。肆意专宠小说讲的是:在无力的挣扎中,程一瑾随手摸到了装着香薰的玻璃瓶,用力砸了司机的胳膊!嗷……司机一声惨叫,缩回手自顾地捂住疼痛的部位。程一瑾也趁空隙慌慌张张下了车,喘着粗气,一路小跑。

精彩节选:

“她现在的工作啊,就是把这堆东西用嘴清理干净。”白夜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补充道。

“程一瑾,你现在都用这样恶心的方式来作贱自己?”他蹙眉,厌恶的看着她,冷声嘲讽。

恶心,作贱?

难道这一切,不是拜他所赐吗!?

因为一个证据不足的假罪名,让她一无所有。就连一点点的尊严,也不留给她!

程一瑾将手指紧紧攥入手心里,只字不语。

“什么时候出来的?”祁泽言冷冷的眸光锁定在她身上,沉声问道。

靠近左耳的话语,程一瑾一概听不清。因此,她没有出声。

祁泽言眼眸一眯,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说话。”

“祁先生,我还有其它工作要做――”

见她要走,白夜立刻发话,“想走可以,把桌上这杯酒喝了。”

程一瑾酒精过敏,从不沾酒,但身为从前的贵家小姐,她辨得出,这是不夜城最为猛烈的一种鸡尾酒,Killer。

不,她不能喝。

想要活下去,她就不能沾酒。

她把目光移向了祁泽言,那是一种请求援助的眼神。

从前祁泽言让她喝酒的时候,她曾昂首挺胸傲气的站在他面前,说,祁泽言,我是喜欢你。但我程一瑾也有底线。你在明知我酒精过敏的情况下邀我喝酒,这是在玩弄我。

但随后,她又话音一转,说,但是谁让我爱你如命呢?

再后来,就在她要一仰头喝下的时候,他一把将酒打掉了。

从前就连妥协都那样骄傲的一个女人,如今的眼神里为什么满是哀求?

祁泽言目光微冷,“不想喝?”他顿了顿,继续说:“求我。”

“求你……”程一瑾几乎没有迟疑,直接就说出了这样一句卑微的话。

“不够诚恳,跪下。”她的立刻顺应似乎让祁泽言有些发怒,声音变得愈发清冷。

活下来,她需要活下来!

早先在墓碑前,不是已经跪过了吗?现在又有什么大不了?

尊严,耻辱,都有什么关系?祁泽言只留了她一条命,这条命,她要好好留下来!

“咚!”的一声,双膝蓦地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祁先生,求你……”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原本就发病的双腿此时更是疼痛不已,“求求你了……”

怒意在不断燃烧,祁泽言猛地将装有深色酒液的高脚杯打碎,面若沉水,“跪这上面。”

他的目光所向,是碎在地上的一堆玻璃渣子!

程一瑾心下一紧,一条与她无关的人命,让她家破人亡,一无所有,还不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