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只欢不爱:腹黑总裁惹不起

只欢不爱:腹黑总裁惹不起小说

只欢不爱:腹黑总裁惹不起

作者:小山峦
分类:言情
状态:未完结
来源:阳光
时间:2022-06-23 16:42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为您提供强推热文《只欢不爱腹黑总裁惹不起》全本阅读,只欢不爱腹黑总裁惹不起是小山峦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姜瓷陆禹东,主要内容:工作了一天,在下午,陆开云给祝姝通电话,在地下停车场见,随后,两个人一起来到陆禹东发位置的酒店餐厅,陆禹东和姜瓷早已在那里等着了,及其宁婧和她的爸爸妈妈,祝姝和陆开云一进门,宁婧勾缠又暖味的目光便盯住陆开云,看见立在陆开云身旁的祝姝,她十分憎恨。

精彩节选:

之前陆禹东并没有说要给宁婧介绍的人是谁,如今封寅出来了,他们一万个不满意。

封寅家是暴发户,家里是做钢铁生意的,前几年投机,家里从一贫如洗成为了趁几个亿的富豪,封寅作为一个富二代,并没有什么富二代的气质,反而街头巷尾的气质很浓,听说前几日刚和别人打架斗殴被抓了进去,刚被放出来;宁婧家里,好歹算是oldmoney吧,几代人的气质是沉淀下来的,如今,陆禹东给他们介绍这样一个对象,宁家父母自然不愿意。p>

他们也表现得很明显了,就是离开这个饭局,他们就和封寅各走各路,这个封寅,别说比不过陆开云半分,就算是宋佳宁也差好多,不过宋佳宁自从被陆开云揍了,一直在家,没没闹幺蛾子。

“怎么样?封寅?”陆禹东问封寅。

“陆叔就您说了算呗。”封寅说道。

“婚姻大事,怎么能我说了算?你表个态。”陆禹东和气地笑笑。

总之,今天这一桌子人,除了陆禹东,那叫一个尴尬,陆开云手里一直拿着打火机,在百无聊赖地一下一下地往桌子上磕,他知道陆禹东今天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封寅和宁婧介绍,他就是想寒碜宁婧:看看,你已经在江洲一钱不值了,配个暴发户都高看你;经过今晚,宁婧就是暴发户的相亲对象了,你陆开云以后还要玩么?不嫌丢人的话就继续玩。

陆开云知道,这个封寅进看守所的时候,是封家的父母托人找了陆禹东,让他把封寅从里面放出来的,不晓得为什么,陆禹东对封家的印象竟然很不错,按阶层来说,这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可他把封寅从里面弄出来了,两家的关系走动得还不错。

反正,陆禹东的关系,黑白通吃,手眼通天得很。

期间,宁婧的父母也曾朝着陆禹东不满地看了一眼,陆禹东顺势说道,“我儿子开云已经结婚了,祝姝这个儿媳妇我们都很喜欢,谁想瓦解我的家庭,那就试试看!”

陆开云话虽然不多,但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他知道宁婧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听话,她表面上不会怎么样,但在陆禹东这里,她的“陆太太”之路算是阻断了,宁婧必然会有后手的,等于陆禹东把宁婧的反骨给挑动了;陆开云之所以没对宁婧怎么样,一是因为宁婧是他的初恋,他对她还有情;二来,他也想看看,宁婧接下来到底想干什么,比如上次宁婧弄的短片的事情,让他知道了原来祝姝和时阳的过往是那样的,他晓得了祝姝对时阳念念不忘的原因,现在,陆开云就是变态地想知道:陆开云和祝姝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她每日在自己的身边,正常地吃饭,睡觉,没和时阳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其实心里呢?大概满心满心地都是时阳!

他堂堂新东集团的总裁,输给了一个打篮球的,说出去,丢死人!

车经过一家画廊,陆开云忽然停住了车子,“你不下车去看看画?”

“画?”祝姝诧异,心想:陆开云这是什么脑回路,怎么脑子突然从宁婧到了画?

陆开云微皱眉头盯着祝姝:“你不是在策划案中提出,为了衬托L&J的莫兰迪色,想在展品中使用色彩浓烈的画衬托一下?怎么?不去挑?”

陆开云说完,还抬腕看了一下表,才八点,这家画廊大概十点才关门,还有时间。

祝姝错愕地盯着陆开云,良久,她问:“你……你看了?”

“怎么?想糊弄来着?”陆开云问。

祝姝太过诧异了,小红可是说,陆开云只瞟了一眼,而且,他当时的心思,不是在怎么让祝姝和时阳出丑上吗?还记得这个?

不过也难怪,陆禹东的集团交到了陆开云手里,不光损失没掉,而且,当年的收益就稳中有升,还发展了很多业务,比如前段时间的电缆业务;祝姝还曾经怀疑过,陆开云这种睚眦必报还小心眼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发展集团,她本来以为,陆禹东之所以把集团交给陆开云,就是想让他守业,今天,祝姝对陆开云有些改观了。

祝弘时对陆开云的印象也向来好得很,说陆开云雄才伟略,比起陆禹东有过之而无不及,祝姝一直都认为:爸爸夸张了,如今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夸张到哪里。

因为刚才的心中所想,所以祝姝突然对陆开云尊敬了好些,以后得仰着头看他了。

陆开云先下了车,看到祝姝还坐在车里发呆,他回头看她,“还不下车?”

祝姝便下了车,两个人一起进了画廊。

“要几幅?”陆开云问祝姝。

“嗯,会场是在江南酒店,我看了,江南酒店的会场大概是500平,得需要二十幅吧。”祝姝边想了一下会场的格局,虽然她在策划案里提到了用画来装点墙壁,但具体用什么画还没有想好,本想和策划部总监商量一下的,这下好了,没和总监商量,和总裁商量了。

“这副。”陆开云走在祝姝的前面,看到一副《睡莲》的画,定了下来。

淡绿的颜色,静谧的午后,让人一下心里便很舒爽。

“嗯?”祝姝还在想如果选了这幅画,应该放在哪,陆开云已经回过头来,“在想什么,祝总?”

听到“祝总”这句话,祝姝心里还有些恍惚,不晓得经过今晚的事情,陆开云哪里来的调侃她的心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