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良田喜事:独宠小农妻

良田喜事:独宠小农妻小说

良田喜事:独宠小农妻

作者:猫儿不偷腥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网易云
时间:2020-04-16 15:45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良田喜事:独宠小农妻》小说主角李青青牧延,是由作者猫儿不偷腥所著,全文讲述了:李青青一朝穿越就发现自己嫁给了猎户牧延,古代的日子比不上现代于是李青青开始琢磨这么过上更好的生活,首先得从吃得开始改变。

精彩节选:
排版工具

“可以先用木制的来试试看是不是真的有用,如果有效果,到时候可以去县里的农司处申请,我朝鼓励农耕,农用铁具申请只要是确实有用的都不会不同意,而且根据其作用还会有奖励。”

牧延看着墙上的画,觉得应该是可行的,但是这东西司农所不见实物肯定不会同意,而且官官相护,到时候东西让人给拿了,自己小妻子这一番辛苦就白费了,到时候要是这脱粒机还被官府把控住,老百姓也用不上,只有先弄出来,让大家伙知道了,这事上边想要邀功隐瞒也瞒不了。

“好,那这事情就麻烦牧大哥了,我对这些一窍不通,都是凭空想的。”虽然有作弊之嫌,但是没办法,自己找不出背黑锅的。

“这事情可能还要找大哥帮忙,大哥的木工挺不错的,而且是自己人。”对于两个舅子还有自家岳父的品性牧延还是信任的,岳母虽重男轻女了些,但是人却不是很坏,而且事关自家利益,以岳母的性子更不会出岔子。

“嗯,牧大哥明天还要去赵大叔家帮忙吗?”又解决了一件事,李青青此时十分高兴,如果能够做出来,那么自己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种子改良了。

“不用了,这天估计是真的要放晴了,赵大叔家的地剩的也不多了,咱家的稻子没有别人家的湿,等我跟大哥将这脱粒机弄出来,脱了粒再挑去晒。”此时正是忙的时候,这脱粒机早点弄出来才是,而且看着墙上的画,牧延心中有不少感触以及想法。

第二天一早的牧延就从五岩山走去李家村,一路到了李家二房都没有被人看到,赶得早,李家二房的人都还在家里。

“女婿,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王三丫正好喂鸡呢,一眼就看到了走到院子外的牧延。

“岳母好,我今天是来找大舅子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牧延问好直接说明来意。

“快快快,先进来,文顺,你妹夫找你。”王三丫对牧延这个女婿极其满意,加上对女儿的那一点愧疚,如今自家过得好,就越发想要弥补女儿,而且前两天要不是这女婿来帮忙,自家的稻子现在还泡水里呢。

远的香近的臭,不是没有道理的。

跟一家人打了招呼,牧延便跟李文顺去了李文顺干活的屋子,李家田地不多,这李文顺干活的屋子便没有晾晒稻子。

“大舅子可是看懂了?”牧延在地上将脱粒机的样子跟构件画了出来,按照李青青说的大小跟李文顺仔细的说了一遍。

“这东西或许真的有用,还有这个齿轮,从未见过这样的配件,如果将它用到其他的地方……”李文顺作为一个木匠,除了学了一手好雕花,其他的也是没少学的,本来在这方面就有天赋,想的就比牧延要多得多。

“弄,现在就弄,正好家里有材料,不过要麻烦妹夫一起帮忙了,我们尽快将这弄出来试试。”李文顺恨不得立刻将东西做出来。

“嗯,我也想今天就做出来,不过这上面的勾齿只怕不好用木材代替,大舅子先准备材料,我去镇里让人将这勾齿打出来。”

“对对对,妹夫你速度快,我先将这个齿轮给弄出来,正好两不耽误。”说着李文顺已经拿着屋子里的木材在考虑用那一种最合适。

于是牧延在李家呆了一个小时人就离开了,李父去看了一眼自己大儿子,听到大儿子说的也激动,不过人没多说什么,只交代了一句好好弄,然后就下地干活了,稻子虽然收了,但是要翻耕,没有牛全都要靠人力。

李青青在家也没闲着,煮了一大锅粥,这是黑子跟自己一天的饭食呢,原本还说让牧延给将黑子抓回来的那野兔给杀了,结果牧延一早忙得李青青都给忘了,李青青只能对着那笼子里的野兔发呆,手里拿着刀,不知怎么下手。

“黑子呀,你说,这兔子到底要怎么处理?”李青青想了好几种方法,但是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刀,要怎么剥皮,毕竟这一张兔皮子弄得好也卖百十文钱,不比兔肉便宜什么。

“黑子,要不咱们还是杀鸡吧?”看着笼子里独剩的一只野鸡,李青青觉得难度或许要比杀兔子小一些。

黑子双眼死死的盯着兔子,看都不看那野鸡一眼,态度十分坚决。

一早的,黑子就拉扯着李青青的裙摆将人拖到了鸡笼前边,然后趴在了关野兔的笼子前,朝兔子叫唤了一声又冲着李青青喊,要求李青青兑现承诺。

“黑子,咱们吃鸡吧,你看这鸡也挺肥的。”李青青指着笼子里剪了翅膀大约两斤多重的野鸡,对于一般的野鸡来说这野鸡是很肥了,但是谁让有一只七八斤的野兔做对比,李青青都觉得自己脸皮厚了,简直睁眼说瞎话。

黑子不干,伸出一只爪子进笼子里掏兔子,大有一副你不给我弄我就自己弄的架势,吓得笼子里的兔子乱窜。

牧延翻山回到大庆村,想了一下还是先进一趟家门,正好看到李青青一手拿刀一手提着兔子在那比划。

“汪汪~”牧延的回来让一狗一人都激动不已,黑子速度快一下就冲到了牧延身边,李青青随后也提着兔子跟刀子赶了过来。

“牧大哥,太好了,能不能先帮忙将这兔子杀了!这是黑子自己抓的,我昨天都给忘了,可是我没杀过兔子。”江湖救急,来的太及时了。

牧延接过兔子跟刀,看了一眼黑子,肯定是黑子闹的,不过这几天是有些忽视黑子了,也没有拒绝,动作麻利的拧断了脖子然后剥皮清理。

“你打算怎么煮?”牧延将处理好的兔肉交给李青青。

“直接水煮,反正是黑子抓到的,煮熟了都给黑子。”兔子有股味,李青青不爱吃兔肉,而且自己也确实不会做,水煮是最简单的了。

不是水煮鱼的水煮,而是凉水下锅丢下去白水煮熟就搞定了。

“好吧,一会我回来你给带只烧鸡,你跟黑子在家,记住一定不能进山。”

对于自己妻子的厨艺牧延也是没办法了,或许有的人天生在做饭方面没有天赋,普普通通的菜还好,但凡好一点的东西总能做出让你意想不到的的味道,看着的时候还好,但是独自做饭的时候就跟灾难现场一样。

“好。”欢快的点头,杀兔子的问题解决了,今天要给秧苗施肥,自己才不进山呢。

白水煮兔子,整只的,放了一大锅水,这样就不怕烧干锅了,丢了块姜,然后添了些柴火,交代黑子看着锅,李青青就准备去弄水肥浇秧苗,不是不想弄干肥,谁让下雨了呢,都给泡了,看来还是要弄个地放晒干的肥料才行。

牧延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李青青跟黑子两个吃午饭。

黑子面前是一个大盆装的半只兔子,李青青是一海碗杂粮粥配小菜,看着这一人一狗的伙食,牧延只觉一头黑线,反差太大了,有点不能接受。

不用李青青动手,牧延将烧鸡切成块,然后将买回来的馒头也一起放到了桌子上,陪着李青青吃了午饭就又继续往李家村赶。

齿轮的模样不难弄,但是要相互能够卡到一起这个花费了不少时间,等牧延赶到李家的时候,李文顺正拿着好不容易比对好的几个齿轮在打磨,为了以防万一齿轮损坏太快,李文顺多做了两对。

“妹夫速度就是快,可吃了午饭?”李文顺接过勾齿,大小正好合适,放在一边,继续打磨手里的齿轮,之前打磨好的齿轮都刷了桐油了,正挂着晾干,等全都弄好了应该也能用了,不刷桐油怕浸泡了水木头发胀卡住。

“吃过了,你呢?”牧延正在看那刷了桐油的齿轮,没有刷太厚,已经半干了。

“吃了,我弄完手里这个就弄机芯,箱斗就麻烦妹夫组装了。”自从妻子静怡进了门,自己忙得废寝忘食的时候妻子总是温温柔柔的给自己送饭,一餐饭食都没有落下过。

然后两人不再说话,默默的做着手里的事情,赶在了晚饭前将脱粒机给弄好了,组装在了一起试了一下果然能够转动,只要手一推机芯转动起来之后用脚踩脚板机芯就能够保持一直运转。

“去那些稻子来试试吧。”因为下雨不敢割太短,免得扎不起来挂不住,如今拿在手里倒是正合适。

李文顺对于自己新弄出来的脱粒机跃跃欲试,牧延见状也不好抢先,毕竟自己可是比大舅子还大好几岁,只能退在一旁。

李文顺激动的将稻穗放进去,噼噼啪啪,谷粒是脱了,但是反飞过来溅了李文顺一脸,好在闭眼及时没弄眼里,手里的稻穗都没松手人就朝后跳开了,差点没摔地上。

李文顺是一脸心惊的看着还在转动的脱粒机,有些后怕,直到机芯停下,然后才敢靠近,此时牧延早就在脱粒机面前盯着慢慢停下来的机芯若有所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