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作者:我是俗人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网易云
时间:2020-04-16 16:43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主角夏子衿夏晟卿,是由作者南桥听雨所著,全文讲述了:前世夏子衿被自己的父亲赐婚嫁给世子,最终却得了个一尸两命的结局。重生回来后的夏子衿怕再次陷入前世的阴影于是请求自己父皇赐婚嫁给宦官夏晟卿。

精彩节选:

半月之后,上京城城门大开,远赴江南平定瘟疫的明珠公主与治水使节夏总管凯旋而归。

听人说道,公主与夏总管深受百姓喜爱,江南百姓送别的队伍一直跟到江南关外,隔着长长的峡道,遥遥相望。

金銮大殿前,明圣帝亲自走下台阶迎接夏子衿与夏晟卿,眉眼之间皆是喜色。

“参见父皇。”

“参见皇上。”

夏子衿与夏晟卿跪拜行礼,二人从入了城门之后便一路往金銮殿来,一身风尘仆仆。

“儿臣与夏总管不辱使命,现江南已大好,只待来年春暖复苏!”

明圣帝哈哈大笑,摸了一把自己花白的胡须,朗朗道:“好好好,不愧是朕的明珠公主!此行江南,你二人为我大莱王朝立下大功,朕心甚慰!”

夏子衿捧着令牌,双手高于头顶,脸上一派庄严。

“此令牌是父皇于儿臣出行前所赐,现任务已圆满完成,儿臣完璧归赵。”

小夏子接过令牌交付与明圣帝,他满意地点点头,将令牌收入袖中。

“子衿可谓是女中英才,朕花甲之年才堪堪觅回你,实是可惜,若是再早上几年,凭子衿的才情,如今做个皇太女也不为过!”

明圣帝虽如此说道,确是存着几分试探的意味,夏子衿此番的平定瘟疫,已经是深得民心,虽说一般情况之下,公主是无法入朝掌权,可自古也不缺乏一统天下的女帝,若是夏子衿有心干政,凭着这次积累而起的民意,也不是没有可能影响朝堂风向。

太子听得明圣帝这番话,确是面色瞬间阴狠起来,皇太女,位同太子,若是明圣帝百年之后,皇太女也可继承皇位。

难不成因为夏子衿平了一次瘟疫,明圣帝就起了重用夏子衿的心思?

夏子衿眉头一动,对上明圣帝包含慈父情怀,却暗藏探究的目光,心中好笑,面上却回答得滴水不漏。

“回父皇,儿臣不论是早是晚回到父皇身边,都是父皇的血脉,理应为父皇分忧。更何况子衿不过是闺阁小小女子,又怎堪父皇如此期许,此番效力也不过是因着是出身江南,比旁人知晓得多些罢了。”

夏子衿话音一转,又道:“此番重回江南,虽是为家乡献力,却也时常有些力不从心,父皇瞧瞧,子衿可是清瘦了些许?若是再有这样的苦差事,女儿可不依了!”

说着,夏子衿带上几分嗔怪的意味,惹得明圣帝也是一番忍俊不禁,心中的猜忌已然是放下。

到底是他想得多了些,小小女儿家,怎会有觊觎天下的想法。

“是父皇的不是,子衿受苦了!”

明圣帝将目光转到夏子衿身旁不卑不亢跪着的夏晟卿,也是带上了几分赏识。

“晟卿,此番治水,你当得第一功!”

夏晟卿双手并合,俯身一拜道:“奴才只是按照公主的方案照做,皇上信任奴才,奴才自然不负圣恩,只是若说功劳,确是不敢当的。”

明圣帝见他这样谦虚动礼,心中亦是宽慰。

“听闻晟卿前些时日染上瘟疫,如今可是大好了?”

明圣帝虽未亲生前往江南,却日日能收到奏报,夏晟卿前些日子分明病倒床榻,几近垂死,如今却是活生生堂正正地跪在面前,不得不感叹夏子衿所提供药方之妙。

“回皇上,奴才如今已然痊愈,除开身子还有些许虚弱,却是无大碍了。多亏了公主妙方,奴才才能大难不死,继续为皇上效忠!”他说得真切,抱拳的力度也正正好,既不让人觉着巴结奉承,也不让人觉着假言假意。

“你二人皆是大功臣,无需谦辞,朕自然明了!”

明圣帝挥动广袖,声音响彻大殿之前。

“明珠公主夏子衿,秀外慧中,名门毓秀,于江南瘟疫一案有大功,朕特赐食邑千户,黄金万两,头面二十套,绸缎五十匹,俸禄与和硕公主无二!”

“内务总管夏晟卿,忠君效力,不枉为人臣,此番治水有功,朕亦嘉奖,特升夏晟卿为一品侍官,赐宅院一所,田地千顷,金稞百斗!”

明圣帝话音一落,两人皆是齐齐拜礼。

“谢父皇隆恩!”

“谢皇上隆恩!”

一时之间,百官众人唏嘘不已,同样是治水,公主与夏总管赢得砵满瓢满,而林王世子则是灰溜溜地在自己庭院里干叹气,谁说不是唏嘘?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忧罢了,柳家人自然是对明圣帝的封赏无异议,真心实意为二人高兴。

至于太子一派则不尽然,尤其是太子夏天勤,他一双阴沉的双眼紧盯着夏子衿,心中已然是埋下了一根刺。

金銮殿的封赏之后,夏子衿回到了久违的墨生园。

墨生园中照旧是生机勃勃,即便在这寒冬腊月,园子里的松柏也青葱依旧,屋前的腊梅吐了蕊,阵阵清香在园中弥漫着。她呼吸着周遭熟悉的空气,竟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公主,你可算是回来了!可想死奴才了!”小桓子远远便迎了过来,替小葵拿着沉甸甸的包袱,乐呵呵地往屋子里去。

“你这厮,越发贫嘴起来!”夏子衿笑着啐了他一口,心中也是欢喜。

“可不是,公主,小桓子这厮是越发不正经了!”小葵帮腔道,脸上却带着笑意。

小桓子嘿嘿地笑了一声,给夏子衿拉了垫着厚厚暖垫的藤椅,又端过一杯冒着热气的汤茶。

“上京自月前起便是这般冷了,江南那儿该是还暖和些,公主这两日要注意些好生保暖,别冻着了!”

说着,宫女们抬进来烧热的火盆,上头罩着隔断的架子,底下便烧着红彤彤的碳火。

“这是银丝碳,不易碎不易融,难得的是烧起来不像一般碳火似的烟烘烘,公主头一回在宫里头过冬,怕是还不大适应。”

夏子衿将手靠近那火盆一些,轻轻搓动,便全身都暖和了起来,她遥想着上一个冬天,她还身处前世,林润玉断了她的吃穿用度,高冷刺骨的夜晚,她冻得缩在厨房的炉子旁取暖,堂堂世子妃,成了全王府的笑话。

如今她仍然在宫中,仍然可以随心所欲过活,只怕林润玉的这个冬天,却过得不大顺心了。

她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正想着心事,却是被门前头的脚步声给拉回了思绪。

只见门外立着一名墨生园的宫婢,急匆匆道:“公主!不好了!户部尚书家的白小姐闹着要见公主您,这会儿子已经闯进了园子里,奴婢们竟是拦都拦不住!”

宫婢话音还未落,一袭水红衣裳的白娉婷却已然是怒气冲冲地闯到了屋子前,她捏着裙摆,面上竟是刁蛮之色。

“夏子衿!”

白娉婷高昂着头颅,愤然喊道,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等着夏子衿,仿佛要撕破她的脸一般。

“白小姐,难不成尚书大人没教你规矩?本公主的名字岂是你可以直呼的?”

夏子衿再一次看见这个她恨不得吃其肉啃其皮喝其血的女人,心中的仇恨深藏在心,面上却是冷清一片。

白娉婷哪里吃夏子衿这一套,她是太后的亲侄女,太后比皇上还要大,难不成她会怕这个明圣帝的小小女儿?

“你少和本小姐装蒜!”她冷哼一声,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给了润玉哥哥坏的方案,害得他被皇上革除职位!”

夏子衿眉头一挑,她的确是给了林润玉不完整的方案,只是她给是一回事,林润玉自己搞砸了是另外一回事。

“白小姐这样说可就有些荒唐了不是?林世子聪慧如斯,又岂能是本公主小小女子能够轻易蒙骗。况且……”

夏子衿话音一转,用帕子捂着半唇,浅浅笑道:“况且本公主的方案上头可没有写着要世子贪赃枉法,白小姐这样说,可不就是荒唐了?”

“你!”白娉婷气结,不曾想一个青楼里回来的什劳子公主竟也这样伶牙俐齿。

“哼,你少得意,若不是你故意给了润玉哥哥坏的方案,他又怎会为了圆案子而做那样的下下策?你定是为了给你那太监情郎铺路,才故意拿了润玉哥哥做跳板,是也不是!”

白娉婷指着她的鼻子呵斥道,一双美目此刻却是含着怒色,面容也略为狰狞。

夏子衿噗嗤地笑了一声,她强词夺理的本事还真是一丁点也没有变,前世她便是这样,仗着自己是太后的侄女,处处刁难于自己。即便自己是公主正妻的身份,却还是处处被盛气凌人的白娉婷压了一头。

这一世白娉婷还想作威作福,她夏子衿却是绝不相让!

“白小姐,你可真是异想天开,林世子自己不中用,又怪得了谁?不过依本公主看,世子爷即便是再不中用,还是白小姐你的准夫君,作为妻子,白小姐紧张些本公主也是能够理解。”

忽地,夏子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傲慢地补充到:“本公主说错了,黄小姐才是世子爷的妻子,白小姐只是是世子爷的,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