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凰妃天下

凰妃天下小说

凰妃天下

作者:阿彩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来源:原创书橱
时间:2020-04-16 16:55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由作者阿彩倾心打造的《凰妃天下》是一本言情小说,月宁安陆藏锋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权妃倾城帝王宠翻天全文讲述的是:月宁安身为天才少女,她怎么都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男人的附属品,她要用自己的方式成全自己的人生,却被那个被成为暗皇的男人纠缠了。

精彩节选:

脸上突如其来的冰冷,还有赵启安突然爆发的威压,吓得月宁安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也顿住了,可是……

在短暂的心跳停止后,月宁安就冷静了下来。

她淡定地看着眼前精致的面具,看着眼前即使隔着面具,也掩不住狰狞之色的男人,突然笑了……

拒绝?

她能拒绝吗?

我为鱼肉,人为刀俎。

没有陆家庇护的月宁安就是鱼肉,放在赵启安砧板上任他宰割的鱼肉。

她能拒绝吗?

月宁安轻声问道:“我为你办事,我有什么好处?”拒绝不了,那就最大限度,为自己争取好处。

这是父亲教她的。

父亲告诉她,如果一担生意注定要亏本,又没有办法拒绝,不能及时止损,那就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人要着眼于长远,这担生意亏了也没有关系,下一次赚回来就行了。

做生意,就跟人生一样,不可能永远都处在巅峰,也不可能永远平顺,有起有伏才是人生,有赚有赔才是生意。

为赵启安做事,注定是亏本的生意,她无法拒绝,无法止损,就只能减少损失,尽可能的多要一些好处。

“这个时候,还敢跟本座要好处,不愧为月宁安。”月宁安的妥协退让,瞬间抚平了赵启安暴虐欲杀人的心情。

赵启安看着月宁安明艳精致的眼眸,没有忍住心中的渴望,头微低,隔着面具,轻碰了一下月宁安的额头,在月宁安回神之前,就坐回了原位。

他的背往椅子上一靠,双腿一抬,交叠着架在桌子上,心情颇好的道:“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冰冷的面具碰触额头,让月宁安极不自在,她强行忍住擦拭额头的冲动,极力忽视因赵启安的碰触而带来的不适,冷静的道:“距离青州的家主之争还有十年的时间,这十年我要绝对的自由,我要做什么,你不能干涉丝毫。当然,我也不需要你的保护。”

“小宁安,没有十年哦!”看到月宁安吃亏,赵启安的心情更好了,他伸出一根指头,朝月宁安晃了晃,“今年!今年七月,青州首富为期十年的家主之争,就开始了。”

“今年?不是二十年一次吗?青州范家代替月家,成为青州首富也就只有十年的时间,按规矩,家主之争应该是十年之后。”她离开月家的时候还小,但月家的家规,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她不可能记错。

“你说的规矩是月家的规矩,范家……”赵启安轻讽了一声,“范家的人坑人行,做生意却不行,本座看他们不顺眼。”

赵启安漫不经心地道:“本座已经决定了,青州范家为期十年的家主之争,从今年七月开始。本座为你要了一个名额,你与范家子弟一样的待遇,与他们一同参与家主之争。当年,范家怎么从你们手中抢走月家的。现在,本座给你机会,你可以从他们手中抢回来”

赵启安顿了一下,见月宁安面无表情,又补句道:“小宁安。你呢,也不用太感谢本座,好好表现,别让本座失望就行了。”

“谢谢,但我并不想要!”这话,月宁安说得无比真诚。

青州月家,富贵滔天,世人皆恨不得投生在月家。可出身月家的月宁安,比谁都清楚,出身青州月家,有多可悲。

曾有人言,天下财富共十分,青州月家独占七分,由此可见月家之富。

然而,世人不知,月家之富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

月家,不过是皇家推出来的傀儡,帮皇家敛收财富的狗罢了,月家挣得银钱再多,也不是月家的。

作为一条敛财狗,月家人只要会赚钱就行了,而月家家主就是那个最会赚钱的人。

皇家为月家定了一条规矩,每隔二十年,月家所有第二代,都会参与家主之争,为期十年。

十年后,只有一人留下,余下的人全部会被皇家带走。

至于那些人被带到了哪里,还有多少人活着,至今无人知晓,因为失败者,永远不会在人前出现。

十年前,正是青州月家家主之争结束之期,可在那一年,所有参与家主之争的人都死了。

月宁安的父亲,青州月家的现任家主也死了,偌大的月家只余月宁安一人。

月宁安随母嫁入汴京苏家,至此,传承百年的青州月家断了传承。

青州范家顺势而起,取而代之。

对取而代之的范家,月宁安没有恨,也没有怨。

不管是月家还是范家,在月宁安看来,都只是一个工具。

月家没了,没有范家,也会有米家、周家……皇家,从来不缺可用的人。

月宁安的拒绝,在赵启安的预料之中。任谁脱离了那个泥泞,都不会再回去,但是……

他必须要月宁安回去。

月宁安是他斗倒长老,进一步掌控暗部的关键人物。

他为了推动范家,提前十年开始家主之争,花了无数心思,为了给月宁安争取,参与家主之争的名额,更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他甚至不惜说动他皇兄,下暗旨给陆藏锋,逼陆藏锋休妻。

他做了这么多,他绝不会再给月宁安,说不的机会。

“如果我告诉你,你父亲、你兄长之死,皆与范家有关,你也不去争?”赵启安收回腿,但仍旧是斜靠在椅背上,就好像永远坐不正一样。

月宁安心中一跳,瞳孔不由自主的放大,可只有一瞬,她又平静下来了,“要报仇,我有的是办法,不必把一辈子卖给你。赵大人,你给的好处无法让我心动。”

她一直都知道,父亲和哥哥的死有猫腻,也一直在查,也查到了范家身上。

但,她更清楚,范家不是主谋,他们只是从犯。

因为,范家没有那个能力!

“所以,我才问你,你想要什么好处?”赵启安的头枕在扶手上,侧头看着月宁安,神情轻松,一点儿也不像是在谈正事。

“赵大人能许给我的好处,我都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去争取。赵大人,你想要我把这辈子卖给你,不拿出足够的筹码怎么能行呢?”月宁安双手握成拳,交叠着放在桌子上,她身子前倾,脸上扬起自信而从容的笑。

她的确无法拒绝赵启安,可她月宁安也不是一无所有。

至少,她月宁安还有自己。

她自己,就是最大的筹码,也是最有价值的筹码。

赵启安想要她卖命,得拿出更多的筹码,才能打动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