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小说

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

作者:暮若浅兮
分类:言情
状态:未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4-16 16:53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小说《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的作者是暮若浅兮,该书主要人物是宁爵西秋意浓,盛世暖婚宝贝再嫁我一次小说讲述了:秋意浓醉酒后和宁爵西发生了关系,传言宁爵西不近女色,性无能,所以宁奶奶知道这件事后迫切希望他们俩结婚,婚后,总算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腹黑与无赖。

精彩节选:

“嗳,我可没有,他俩有。最近一直在相亲……”裴界笑的狡黠,赶紧把自己撇清,又顺嘴把周舜和安以琛给供出来。

宁爵西没有参与话题,指间烟雾缭绕,夹着烟往露台走去。

凯撒属高档酒吧,内外极尽奢华,露台下面有个大的花园,一条溪流玉带般穿梭而过,碧波动荡,如诗如画。

这样强烈浓郁的色彩,宁爵西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秋意浓。

想起她永远淡然如水的笑容,想起她素颜清纯的面孔,想起她那最原始,最诱人的娇态。

他明明还没有喝酒,却似乎感觉身体里的血液蠢蠢欲动,难以自抑。

抽完一支烟回包厢,不见倪予茉的身影,裴界咬着烟头笑的促狭:“老实说,予茉是不是有了你的种,怎么才进来没几分钟,她又往洗手间跑?”

宁爵西指间摇曳红色液体,似笑非笑的斜了裴界一眼:“她刚回来两天,你觉得有可能吗?”

另一头,秋意浓进了洗手间,发现有几个女人远远的站着,像是在忌惮什么人。

像这种情况倒是少见。

目光不由调转,盥洗台边有个气度不凡的美女正在整理妆容,霸气的侧边长卷发,一身当季Dior订制包臀短裙,搭配一双过膝真皮长靴。

优雅从容间透出这个女人的品位和身价。

最令人不敢小觑的是女人深邃高冷的猫眼妆,偶尔一个若有似无的视线便如锋芒在背,使人不敢直视,俨然一个高高在上的冷艳女王。

难怪这几个女人噤若寒蝉,不敢上前,任何人与之并肩都会相形见绌,无地自容。

秋意浓是谁,全青城浸淫了无数唾弃目光的女人,自然不受此约束。

她神色如常的走过去,纤纤玉手伸到感应水龙头下。

习惯了每次出场闲杂人等自动退让,倪予茉陡然看到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影,不由冷冷的看了一眼。

这一眼下去倪予茉没来由的抬了抬眉。

这个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面容柔静无波,长睫微垂,安静而仔细的在洗手。背后角落里窃窃私语而不敢上前的女人们瞬间与她形成了反差。

当然,像倪予茉这样出身的,什么人没见过,很快收回视线,在角落里一群羡慕的目光中步态闲雅,推门出去。

倪予茉一走,洗手间内瞬间沸腾了,那几个女人一拥而上,挤到盥洗台补妆,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乖乖,刚才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传说中的倪予茉真是不简单。”

“可不是,人家有目空一切的资本,家里有权有势有背景,还有个富可敌国的未婚夫,真真是人生大赢家!”

“我刚才进门时看到他们手牵手进来的,宁爵西眼神温柔又多情,倪予茉真是好命,我听说倪予茉出国一年了,他们感情依然好的如胶似膝。”

“呵,这年头就流行秀恩爱,撒狗粮……”

秋意浓脸上始终沉静,她擦干净双手,直接出去了。

进了包厢,秋蔻撇下一圈玩的正凶的朋友,一脸认真的拉住秋意浓躲到角落:“二姐,我听烟青姐说了你和爸妈打赌的事,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手上这副手镯连同我保险柜里的手镯我打算一起卖掉,按拍卖价来说加起来有一千五百万,烟青姐说她有项链也能拍到这个价,到时候加起来就能凑个三千万。”

秋意浓想说话,秋蔻急的跺脚,抢先说:“二姐,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秋意浓笑着摸了摸秋蔻的头:“好,二姐谢谢你。”

秋蔻笑眯眯的去玩了,秋意浓手机响了,包厢里太吵,听不清楚,她走到露台上接听。

麦烟青在电话里难得吞吞吐吐起来:“出了点意外,本来好几个卖家对那条翡翠项链都有兴趣,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一个个都打电话说不看了。”

用秋蔻的话说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对于她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秋意浓被问的怔了好长一会儿,才慢慢回答:“没事的,烟青,我说了尽人事,听天命!”

“去他妈的天命。”麦烟青突然哽咽的大骂起来,“在这节骨眼上出这事,我看没这么简单,我朋友打听了下说是有人在黑市上放出了风声,任何人都不许沾手这条项链,谁沾谁倒霉。你想想看,现在谁最恨你,我怀疑是左家。”

秋意浓静静站在露台上,一时没有说话。

眼角的余光瞄到两米开外的地方有个火光,她一侧头,便看到隔壁露台上颀长的身影,竟是宁爵西。

打火机跳跃,映出他那英俊儒雅的五官,颠倒众生的魅力。

宁爵西点了烟,如炬的目光直直的看了过来,眸光又黑又深,令人躲闪不及,秋意浓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不禁朝他淡淡点了点头,扭头兀自看起了风景。

橘色灯光柔和,两人都没有出声,仿佛两个人之前从未有过一个迷乱放纵的夜晚。

下一瞬,岳辰打来电话:“宁先生,庆哥那边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现在黑市上没人敢买那条项链。”

“嗯,知道了。”宁爵西眯眸,淡淡的应着,手机放进口袋里,他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露台,那里空空荡荡,早已不见她的人影。

一阵冷风飘过,隐隐约约有暗香浮来。

如果他没记错,这股馨香,正是那晚萦绕在他鼻腔一整夜的体香。

捻灭手中的烟头,他眯起的双眸深不见底,再次看了一眼那个空荡荡的露台,她似乎比他遇到任何女人都要干脆,干脆到几近无情。

吹完了蜡烛,秋蔻和一帮同学朋友玩的更疯了,又唱又跳,最后在大家的怂恿下还一一和男同学喝起了交杯酒。

包厢的门这时候打开了,乔齐羽出现在大家面前。

大家都心照不宣,各自找了理由离开。

站在酒吧门口,秋意浓无奈一笑,因为她发现车钥匙忘在包厢里了,回去拿会不会坏了小丫头的好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