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小甜蜜

小甜蜜小说

小甜蜜

作者:无影有踪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4-16 16:51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 小甜蜜》的主角是顾思忆夏之隽,作者:无影有踪,小说主要讲述了:夏之隽从小在老师同学眼中都是三好学生,妥妥的学霸。直到他遇见了顾思忆,什么高冷禁欲,都是浮云,他心心念念的都只有顾思忆。

精彩节选:

顾思忆跟第一个人打的时候还好,飙升的兴奋度压抑了身体的不适。

当她继续跟第二个人打时,这种不适感越来越强,并因失误丢了一球。

对方感觉到顾思忆的虚弱,加强攻势,走疾风骤雨路线。

郑培培走到最前排,紧紧盯着场上的顾思忆,着实为她捏了一把汗。

顾思忆拼着一口气,又是一球杀过去,对方没接住。

趁着对方丢球的空隙,郑培培跑到顾思忆身边,低声道:“你是不是肚子疼?不行就算了,反正刚才赢了一把,不玩了就是。”

顾思忆喘着气道:“没事儿,还有一个球就分胜负了。竞技就是要全力以赴。”

“球来了,你让开。”顾思忆推开郑培培,再次奔跑在场上。

又一个球飞过来,快要擦过地面时,顾思忆扑倒在地,打过去。对方没接住。

夏之隽脸色骤沉,正要迈入场中,顾思忆迅速站了起来,扬起唇角,带着飞扬的自信,朝对面的人说:“赢了。”

夏之隽:“……”

女生们集体欢呼。这时候下课铃声响起来了。

六班的顾思忆绝地反杀,赢了八班,已成定局。

逆袭的快感令女生们兴奋不已。

顾思忆淡定的回到观众席,郑培培走到她身边,发现她面色苍白,担心的问:“还好吧?”

“没事。”

“顾思忆。”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顾思忆回头,夏之隽把一件校服兜头扔过来,“穿上。”

“呃……我不冷……”

“穿上。”他加重语气,带着不容辩驳的压迫感。

顾思忆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穿上了。

郑培培在旁边翻了个大白眼,一声轻哼,“第一次看到强迫别人穿自己衣服的。”

陆嘉烨跟上来,迷弟的星星眼看顾思忆,“妹妹,你刚才帅呆了。”

苏韩竖起大拇指:“牛逼我忆姐,什么都玩的溜。”

“还好还好……”顾思忆谦虚的笑。

下课后,大家三五成行去食堂吃饭,顾思忆对郑培培说:“我想回寝室,你给我带饭,好吗?”

“没问题。”郑培培爽快答应下来,拍着她的肩膀道:“今天你是功臣,给你加鸡腿。”

顾思忆独自回到寝室,整个人虚脱般坐到椅子上,脑袋往桌子上一倒,歇菜了。

赛场上只有竞技之魂在熊熊燃烧,等到下了赛场,才发现过度透支,浑身犹如散架。

歇了好一会儿,顾思忆去卫生间洗澡。

脱下衣服时发现侧漏了,小内上沾了血迹。连忙去裙子上找,果然,也有少许血迹……

还好是深色裙子,不明显,粗粗一看应该看不出来。

顾思忆脑子一个激灵,想到夏之隽让她穿的外套。

难道是因为……他看到了……所以……

他的外套很大,恰好能遮到她的臀部。

后知后觉的顾思忆,尴尬的脸上发烧。

真的有够粗心大意,自己没意识到,被一个男生看到,还来给她打掩护。

蓝晓秋吃完饭,回寝时给顾思忆带了一杯热奶茶。

顾思忆坐在桌前,抱枕压着肚子,刷题转移注意力。突然出现的奶茶让她怔了下。蓝晓秋说:“你为咱班女生争光,作为班长请你的。”

“那要是开运动会的时候,班长得请我喝多少奶茶呐。”顾思忆打趣道,接过奶茶,用力吸了一口。

蓝晓秋回到自己位置上,过了一会儿,又来到顾思忆跟前,递给她一张纸,说:“你能帮我问问夏之隽,这道题怎么解吗?她只要把解题思路写下来就行了。”

“你可以自己问啊。”

“你跟他离得近,方便。”

“哦。”顾思忆接近那张纸,是一道数学大题,上面的每个字她都看得懂,但是组合在一起就不明白了,更不明白那答案从何解起。她左看右看,憋不住问了一句,“班长大人,你这题目是不是超纲了啊?我怎么一头雾水?”

“这是奥数题。”

“……佩服。”股学渣膜拜大神。

她想着怎么考好期中考,人家在奋战奥数。

……

下午的课,顾思忆由于身体不舒服,坐姿都变得懒散了些,不像往常那样犹如挺拔的小白杨。

课间时,郑培培在她身旁笑道:“你没有那种打鸡血学习的劲儿,我都感觉轻松多了。”

“哎哟,你还幸灾乐祸呢。”顾思忆趴在桌子上嘟囔。

“你说你上午体育课是怎么做到的,跟钢铁战士一样,完全看不出异常。”

“装X一时爽,事后……你懂得。”

“哈哈……”郑培培被逗笑。

“上厕所去不去?”

“不去不去。”

顾思忆觉得口渴,拿起杯子一看,空了。

饮水机在陆嘉烨旁边的走廊后方,顾思忆往那边瞧了瞧,目光落在夏之隽身上。

他很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看书。同桌陆嘉烨跟那边的苏韩在闹腾。

顾思忆从桌洞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夏之隽发信息:“给我倒杯水好不好呀?”

偷瞄一眼夏之隽,发现他还在看书。

“好不好呀?”

“呀?”

接连发了三条,那边人终于有反应了,拿出手机看。

X:“不是很能吗?”

X:“给自己倒杯水都不会?”

顾思忆扁扁嘴,输入:“不想动,帮个忙嘛……忍心看我渴死吗?”

X:“渴死拉倒。”

顾名思义:“【流泪】【流泪】”

认命了。夏大佬不是她能使唤的人。

顾思忆放下手机,坐直身,拿起水杯,正要起身去倒水,水杯被抽走。

夏之隽拿过杯子就给她一个高冷的背影,走到饮水机那边接了水回来,放在她桌子上。

“谢谢你呀。”顾思忆冲他笑。

他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位置坐下。

“……”大佬不高兴了?为什么呀?

顾思忆拿出那张纸,对夏之隽喊道:“学神,有道题要请教你。”

夏之隽没反应。

“帮帮忙啦,过来看一下嘛~”顾思忆又叫,声音软绵绵的。

夏之隽起身,懒洋洋的走到郑培培的位置坐下,不冷不热的问:“什么题?”

顾思忆嘻嘻一笑,凑近看他,“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呀?”

骤然放大的笑脸和扑闪的眼睫毛,令夏之隽猝不及防的心跳,他往后退了些许,冷着脸道:“还讲不讲题了?”

顾思忆双手握成拳头,摞在桌面上,垫着下巴,歪着脑袋看他,“可是我看你不高兴的样子,更关心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她的眼神很专注,专注的熨帖了他心里那些说不出的烦乱。

“我心情好不好,重要吗?”他盯着她问。

“当然重要,非常重要。”顾思忆无比肯定道,目光毫不回避的看着他,仿佛在证明自己的话有多么真诚。

“……”夏之隽败了,率先移开视线。

目光在虚空扫过,他淡淡问道:“你的题目呢?”

顾思忆把纸移到他跟前,“呐,你在纸上写出解题过程就行了。”

夏之隽目光扫过,问:“你要学奥数?”

“不是我,是班长蓝晓秋,她托我把这道题给你解一下。”

“我也不会。”夏之隽道。

顾思忆惊讶不已,“你可是学神,你也有不会的题目?”

“嗯。”夏之隽淡淡应声,“除了你,其他人问的题一概不会。”

说完,离开郑培培的位置,回到自己位置上。

顾思忆咂摸了足足有五秒钟,才明白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只有她能问题,其他人问题一概不管?

顾思忆转头看夏之隽,清隽的侧脸,淡漠的神情,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骄矜,就是那种谁也不想搭理的劲儿。

顾思忆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五分纳闷五分窃喜。

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能被大佬区别对待?

郑培培上了厕所回来,发现顾思忆在那里像是发呆又像是傻笑,戳了下她的脑袋,“你发什么春呐。”

“走开啦。”顾思忆拍掉她的手,弯起的嘴角却是笑的停不下来。

“啧,笑的这么荡漾,八成是在想野男人。”

顾思忆心里窘的不行,脸上愈发严肃,“乱说什么。”

“两位妹妹,晚上出去吃饭不?”陆嘉烨在那边邀请道,“陆哥家新开业的酒店,离咱们学校不远,去检验下大厨的水平怎么样?”

“好哇。”郑培培爽快的答应下来,“虽然有你在很煞风景,但看在你是少东家的份上,忍忍也行。”

“我太阳,别人是吃人嘴短,你怎么吃我的还要占个上风?”

“略略略~”郑培培朝他做了个鬼脸。

“妹妹,你也一起去呗?”陆嘉烨又问顾思忆。

顾思忆摇头,“不想去,今天累了,放学就想回寝室休息。”

“好吧,我们先去检验,好吃下次再带你。”

“好呀。”顾思忆笑。

顾思忆跟向梨和张欣奕在食堂吃过晚餐后,就回寝室了。

窝在床上,靠着墙,卷着被子,给自己造一个舒服的窝,然后开始看书刷题。

以前顾思忆的学习劲头真没这么大,上课认真听讲还能勉强做到,要她课外时间都把学习放在第一位那是万万不能的。她有极其丰富的娱乐活动,什么都能玩,什么都玩的带劲,哪有功夫学习啊。

但是,升入高中后,她打从心底端正了学习态度。

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老师,崭新的一切,让人充满干劲。

郑培培跟陆嘉烨他们吃饭去了,徐琳和蓝晓秋都在图书馆学习。寝室里只有顾思忆一个人。

她正聚精会神时,有人敲响寝室门。

“谁呀?门没锁。”

门被轻轻推开,两个女孩子走进来,左顾右盼。

“你们找谁呀?”顾思忆在上面发出声音,两人顿时抬起头。

“顾思忆,我们是八班的,就是今天跟你们班进行羽毛球赛的。”

“知道啊,怎么了?”

“我们班上几个玩得好的今晚去唱歌,特地邀你一起来玩啊。”

“谢谢啊,我有点累,就不去了。”

“我们班陆铭邀请你,也不去吗?”

“不去,我累了。”顾思忆不知道陆铭是谁,连问都没兴趣问,直接拒绝。

两人见她意志坚决表情寡淡,看起来确实丝毫不感兴趣,只得作罢。

人走后,顾思忆继续刷她的题目。

遇到难题时,她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拨通了夏之隽的号码。

嘟了两声,电话被接通,顾思忆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喂”,后知后觉想起来,这会儿他很可能跟陆嘉烨他们在酒店吃饭。这时候打扰人不好吧?

“没事儿,就是有道题想问问你,你在外面不方便的话,等明天到教室再说。”

“问吧,我在寝室。”

吃饭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思忆得到许可,也没客气,给夏之隽念题目。

夏之隽坐在书桌前,提笔写下重要条件。

等顾思忆把一道题报完,他的思路也出来了。

“你做好了拍给我?”

“不用,我现在就给你讲步骤。”

“……”

多么残忍的对比。

把她难到的题目,他压根不需要思考时间。

夏之隽细细的给顾思忆把那道题讲了一遍,顾思忆把手机开外放搁一旁,一边听一边在纸上演练。

顺利解出来后,高兴的直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你这个思路太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还有吗?”

“暂时没有。”

顾思忆正要挂电话,夏之隽说:“我也在做题,我们一起学习,手机就开着吧。”

“……”还有这种骚操作?开着手机一起学习?

“你有不懂的随时问我。”

“学神在线教学,我等学渣感恩戴德。”

扩音器里传来夏之隽的一声轻笑,“记得带上耳麦,别影响其他人。”

室友都不在,只有她一个人,比较自由,顾思忆便继续开外放。

徐琳和蓝晓秋进寝室的时候,顾思忆正在跟夏之隽请教题目,扩音器传出的清润男声,带着些许低哑的质感,比平日里在课堂上偶尔听到的更加动人几分。

那两人愣了愣,随即各自安静的回到位置上。

顾思忆见室友回来,关掉手机外放,拿到耳朵边,用肩膀夹着,继续跟那边讨论题目。

末了,她说:“我室友回来了,今晚学到不少,谢谢你呀。”

顾思忆挂掉电话,蓝晓秋走过来,问:“刚才是在跟夏之隽问题吧?”

“对啊。”

蓝晓秋又问:“我那道题,你帮我问了没有?”

“……”

她这个尴尬癌,实在不好意思把夏之隽那么高冷的拒绝转述出来。

尤其是他刚才在电话里给她接连讲了几道题,还被班长大人听到的情况下。

顾思忆尴尬了几秒钟,说:“问了,他说明天给结果。”

蓝晓秋朝她扬起笑容,“谢谢。”

“……”我的天,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蓝晓秋笑啊。

一直以为,班长大人是七情六欲完全抽离的学习中的战斗机。

原来她也会笑啊?

……

次日,顾思忆只得厚下脸皮,再次把那张纸递到夏之隽跟前。夏之隽漠然以对。

她趁着陆嘉烨不在的时候,坐到陆嘉烨的位置上,对夏之隽进行死缠烂打,轻轻拉着他的衣袖软声道:“帮帮忙呀,我也很好奇这道题怎么解,你做给我看看嘛,好不好嘛?”

夏之隽淡淡的睨她一眼,“你是在跟我撒娇吗?”

“……”顾思忆喉咙里的话悉数卡住,全身血液一瞬间都往头顶冲,从脖子往上不断发红,跟大水灌漫般,红到了耳后根。

不等她由这猝不及防的窘迫中抽离,好好的严正言辞的回答问题,夏之隽又说,“你觉得这样就管用?”

“没,我没,我没有在……”顾思忆红着脸解释,却难以启齿撒娇二字。

她在家可是独立潇洒的跟爸妈都不撒娇的主儿。怎么可能……跟一个男孩子……

夏之隽看着她,轻笑了声,低头在纸上写解题步骤。

顾思忆呆呆的坐在一旁。

他不假思索的把那道题写完后,递给她,低低地笑:“你倒是聪明,知道跟我撒娇管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