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楼相思

楼相思小说

楼相思

作者:韵字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起点
时间:2020-05-23 08:54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小说《楼相思》的主角是颐清楼相思,作者:韵字,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楼相思在上一世活了247年经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父母对她的无视和不耐让她心如死灰,比万箭穿心还要痛苦,这一次重生回来,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那么鲜活,希望她自己可以重新开始吧。

精彩节选:

一行百余小小童子的队伍,自然不容易安静,但也有例外,崔麟今天就很例外。

流芳蒙馆本就在九华第七华峰,距离最近,崔麟父母的洞府更是距离流芳馆不过一箭之地,今天他自己坐着七华内峰驿路独有的丹顶灵禽就过来了。

他的聪明自然是各位教习真人交口称赞的,可从这来的方式也知道,调皮淘气起来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可今天,一向让人头痛的这位崔家六郎确格外的安静,秀眉之下,一双黑曜石一样的大眼睛眨呀眨,成年女修都嫉妒的修长睫毛翻呀翻。

只一直盯着前面那个一身玄色打底,银纹阔边扎口短打的小女孩儿琢磨,这是夏姨家的那个小妹妹吗?是拙正学馆的没错,我知道她其实是不笨的也没错,可是,怎么感觉好像不太一样了呢?

脸还是那张脸,上个月夏姨还带她去姥姥的洞府来着。气息也没变,可怎么就是感觉她变了呢?

绝对不是因为她扎了像是伊芷姐姐那么麻烦的女孩子的头发,也不是因为她换了像是阿爹那么黑乎乎的衣服,到底哪里变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男孩儿再是天资颖悟,此时也还不能领会所谓的“心境”。

修仙界常识,但凡有师承的弟子都不会终日盲目修炼,而会在前辈的指点下,有意识的外出历练以提升心境。

一味的提升修为,如果心境不及,不但在进阶时往往难以抵御心魔,就是日常的修炼进度都会有所影响。

当然,这会儿,不单是小崔麟还不知知道心境到底是什么,就是相思这个自诩活了两百多年的,也只朦胧有个概念而已,她那一生潦倒,一路摸爬滚打都是自己摸索,同辈论道都很少参与,更遑论长辈的指点。

而这会儿,就是彭川界岿然不动的那些老怪,真正能摸清这心境堂奥的,也屈指可数。

心境说简单也简单,不过是根源于对人对事心念态度不同。但而随着不同心境的潜移默化,修行者的行径将会逐渐各异。

殊途绝少同归,由心境所牵连的命途,越来越复杂纷纭。最终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修为进境那一点点蝇头小利。

相思这两日思虑过重,难得又置身回一片天真孩童中,不由放松心神,心中一片空白,只笑盈盈傻呵呵同一众童子嬉笑前行,自然也有没有刻意留神周围。

那会儿,小青总是笑她,事前慌神儿,当事忘神儿。

这会儿的童子们毕竟都还小,无论日后会取得怎样的成就,心境气势都不是今时今日就具足的,于是,身后小崔麟的目光,理所当然的,丝毫也没有被相思感受到。

行到半里地,童子们半数露出疲色。虽然不是个个家有底蕴,但也都算是情志出众的,叫苦声时而有之,可却是没有一个胆敢像时下无教世家二世小祖一样坐地耍赖的。

因为这些已经凭自己努力,第一步迈到了精英的小小的童子,从昨日蒙学结课时,就已经朦胧开始意识到,家族长辈,也就这能送他们到刚刚的那一驿了。

从此后人生的每一步都要自己走完,未入仙途,仙路上资粮,却已经开始真正比拼了,走不动,其实就是已经不如人了。

他们还小,忍不住会叫苦,但是,停下,就真的输了,他们谁也不愿输,也不服输。

相思自己足下轻盈如故,脑不走心,也渐渐注意到周围小伙伴儿们的异样,而和她一样轻快行走的,小脸儿上都多少有了些可爱的骄傲神气。

一世窝囊,早就几乎磨平了与人相较的心气,此时放松下来,相思只觉着这一个个的小神气真是招人稀罕的很,就是可惜自己现在同样小短胳膊小短爪,谁也稀罕不了。

开心又无奈的自嘲一笑,又轻快的走出了一段路之后,相思心底渐渐生起不安。

那一世,自己进入外门以后的体质确实比一般同龄修士强上许多,哪怕是高上一个大境界的,肉搏也多不是她的对手,可那是因为自己修行悟性极差,自惭形秽,日常辛苦炼体的结果。

可是如今,这小小的年纪,哪个世家的孩子不是泡着灵泉、药浴一路伐经洗髓的长大?母亲一直笑话阿爹不过是个空头公子,从小给相思药浴的灵植配比还不及小舅娘给长姐云衢的一半好。

但夏家以往不过是微末家族,真正步入下等世家,且嫡系一支侥幸迁入华清派,也不过是最近两百多年的光景,又有多少资源会供给一个明知是外姓的孩子挥霍?

但是自己眼下的体质为何能够做到如此?这一批蒙童中,定然是不乏中上甚至超级世家公子小姐的啊!

终于等到相思的步子慢下来一些,汪晓宇赶紧搭话,“楼小姐。”

“嗯?”相思一直知道,这一路走在自己身边的,是昨天刚刚一起用餐的汪晓宇,开始她还有些意外,原来他也考入了前五名,但毕竟不是至交,所以当时只是点头应好。

眼下见他似有话说,便应到,“不必如此客气,叫我思思就是。”

“礼不可废,”小男孩儿不自然的挠了挠头,“好吧,相思。你看那边,就是那边那个穿白裳,赭色半裙的,眼睛黑黑大大,睫毛长长的那位小少爷。”

“那个非世家血脉不收的学馆?”

“额,对吧,就是流芳学馆最前面的那位,我注意他很久了,他好像一直在看相思你。”

也真是难为了这孩子,这样小小年纪就只顾着察言观色。

相思回头,瞥见崔麟,并不意外,不过重新来过,第一次再见这位未来的化神真尊,竟是因为自己也考得和他一样的成绩,实在值得自豪。

摇摇的眨了下眼睛,几乎有点儿雀跃的比了个儿时两人常做的游戏手势。

“你们相识?”汪晓宇问。

“是呀,我认得他。”

相思回了话,用了点心打量汪晓宇,小男孩儿穿的还是昨天中午和汪真君去雁回楼的那一身。

白色云纹直衫,是件中品法衣,品阶不差,可是主要材质太平常,一眼看得出,随便哪家绣坊衣馆都能买到。

脖颈手腕,全身一扫之下也没有一件像样的护身法宝,可见昨天腰上系的攻击犀配也不是他自己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