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魂穿之弃妇的崛起

魂穿之弃妇的崛起小说

魂穿之弃妇的崛起

作者:上官熙儿
分类:古代
状态:已完结
来源:笔尚
时间:2020-05-23 09:09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魂穿之弃妇的崛起》小说是网络作家上官熙儿的作品,讲述的是沈云志和凤瑶之间的故事,本文的主要内容是:凤氏护着自己的儿子,因为面前这些前夫的走狗要把他带走,在反抗中他们把凤氏给打死了,之后凤瑶魂穿到了这个可怜的妇女身上,气质都将面前这些走狗吓得半死。

精彩节选:

吴氏还想再说什么,被严氏拦住:“好,就等凤氏醒了!”说完,拉着吴氏走了。

打了胜仗的朱氏和程氏一起朝两人的背影唾了口:“快滚!”待到严氏和吴氏的身影不见了,顿时想起之前没打完的仗,再次挽起袖子互掐起来。

“娘,为什么不要了?凤妹子都倒在床上起不来了,正需要银子买东西补一补哪!”吴氏不解地道。

严氏冷着脸道:“要什么要?无凭无据,要得过来才怪!”

“那……”

“你急什么?”严氏冷冷地道,她这个儿媳哪里都好,就是性子太急:“等凤氏醒了,再说这事。”

天近傍晚,凤瑶醒了过来。脑后有些凉凉的,痛感倒是小了许多。伸手一摸,居然被包扎上了,不由一愣。

中午的时候,刚出门不久,她便忽然晕倒。可是此时居然躺在床上,是谁救了她?

“豆豆?豆豆醒醒?”凤瑶拍了拍坐在地上,靠着床脚睡着的豆豆,只见他小小的脸蛋儿上还挂着泪痕,竟是哭着睡去的。

被凤瑶轻轻拍了几下,豆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凤瑶醒了,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娘亲,娘亲你终于醒了,豆豆以为娘亲不要豆豆了!”

“不会的,娘亲不会不要豆豆的。”凤瑶连忙哄道,终于把豆豆哄住了,才问道:“是谁把娘亲送回来的?”

“是舅母。”豆豆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还有白爷爷。”

凤瑶联想一番,顿时明白过来。定然是吴氏不见她前去,寻来的路上见她倒在地上,便将她抱进屋里又请来白大爷。慢慢坐起身,只觉十分乏力,虚弱得厉害,目光微沉,这个身体还真是不中用。

再看窗外投进来的夕阳的颜色,嘴边泛起冷意:“豆豆,姥姥和小舅母来过吗?”

“没有。”豆豆摇头。

凤瑶点了点头,心中替凤氏不值的同时,也冒出来一个念头。

当务之急,却是改善目前的生活条件。凤瑶下床穿鞋,慢慢向屋外走去。站在院子里,看向四周的景色。

院子前方,十几米远处是陌水河,记忆中陌水河的河水清澈甘甜,河里面游动着许多鱼儿。屋后百米之外是玉华山,青翠连绵,村里许多人都去砍柴打猎。

沿河靠山,这陌水村的地理位置当真优越。此时此刻,凤瑶心中对如何改善生活,已经有了主意。

“妹子,你醒啦?真是太好了!”吴氏的声音从小路的方向传来,凤瑶转头一看,只见吴氏提着一只篮子,脚步匆匆又有些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嫂子。”凤瑶福身行了个礼,“多谢嫂子救了我。”

“嗨,那难道不是应该的?”吴氏说话之间,已经走到近前,搀起凤瑶仔细地看着她问道:“你身子可好些了?刚刚醒来,可不要随意走动,白大爷说了,你身子虚弱,需要卧床静养。”说着,朝她示意臂弯上挂着的篮子:“我给你捎了些大米和鸡蛋,这些日子你好好补一补。”

凤瑶心中一暖:“多谢嫂子。”

“嗨,你又客气,难道换了嫂子有困难,你会不帮嫂子啊?”吴氏打趣道。

凤瑶认真地道:“若是嫂子有难,我必拼尽全力,为嫂子排忧解难。”她从来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别人待她好三分,她便待人好七分。当然,如果旁人待她坏三分,她却要讨回十分。

“这不就得了?”吴氏大笑道,“好了,快别在外头站着了,莫吹着风。”一边搀着凤瑶往屋里走,一边有些犹豫,要不要把程氏不肯还银子的事告诉她?

“嫂子有什么事不好开口?”凤瑶眼睛犀利,一眼便看出吴氏的犹豫不决,“莫非是嫂子替我要银子,她们不认账?”

“你咋知道?”吴氏惊讶地抬头,随即气愤地道:“太气人了!当真没有见过那般无耻的人!”

凤瑶心中冷笑,沈云志派人来抢豆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人看见。陌水村就这么大,几乎谁家来个客人,很快就会传遍村子。凤氏被打,朱氏会不知道?可是她却连看也没来看一眼。吴氏去讨银子,结果如何,用膝盖想也知道。

几乎是瞬间,凤瑶就把吴氏讨要银子的情景在心中构画出来。心中有个念头更深了,面上却笑了,反过来安慰吴氏道:“嫂子放心,等我身体好一些,再去问她们讨回。”沈府,书房。

檀木书案后坐着一名年轻男子,面冠如玉,乌发如墨,一双狭长的眸子漆黑如夜,素色长袍丝毫不掩他的俊秀。此时,这张俊秀的面孔散发着冰寒,冷冷地看着跪在桌前的四人:“为何失败?”

下面跪着的四人,正是被凤瑶暴打一顿,狼狈而回的沈府家丁。为首的男人头也不敢抬,哆哆嗦嗦地道:“那,那凤氏以死要挟,奴,奴才不敢……”

沈云志皱起眉头,冰洌的声音如同冬日里的江水,仿佛能够割裂人的血管:“她不过一个弱女子,你们四人竟奈何不得她?”

何止奈何不得,简直快被打死!然而这话他们不敢说,回来的路上,四人商量好了,只道:“我们抱了小公子就走,没有理会凤氏,谁知那凤氏喊来许多村民,说我们是人贩子,拿着铁锨锄头围住我们。我们怕伤了小公子,只好回来了。”

沈云志冷眼瞧着四人脸上的伤,沉吟片刻,挥手道:“下去吧。”

四人不敢多言,哆哆嗦嗦地站起身,一直退到门口才转身走了出去。书房的门被关上后,沈云志缓缓垂下眼睛,记忆飞到多年前的陌水村。

愚昧粗鲁的村民,无知贪婪的父母,已经记不清面孔总是用柔软依恋的眼神看着他的女子,俊秀的面孔上一派冷然。

“叩叩叩。”书房的门被有韵律的敲响。

“进来。”沈云志的话刚落下,书房门便被推开,自外头走进来一名容貌艳丽的少妇。

窈窕丰满的身段,出水芙蓉似的面孔,踩着轻巧的步伐走进来,盈盈一笑:“夫君。”正是沈云志的夫人,当今丞相的幼女苏玲珑:“方才我瞧着那几个奴才灰头土脸地出去,可是夫君又发火了?”

“没有。”沈云志勾唇一笑,冰冷的面孔顿如春雪融化,带着令人痴迷的风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