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粮食大亨[三国]

粮食大亨[三国]小说

粮食大亨[三国]

作者:水心清湄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5-23 11:55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郭嘉吕媗姬的小说叫《粮食大亨[三国]》,这里提供粮食大亨三国阅读。郭嘉吕媗姬讲述:末世基地的科学家吕媗姬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三国时期,这个大混战的时候,可是自己就是只痴迷于种粮而已,咋都要过来把我收入麾下。

精彩节选:

深夜,距离夏县二十里,曹军行军而来。

吕文媗远远就看到了大军,军队是分军而行,吕文媗的目标就放在中军上,古代行军作战,主将几乎都是坐镇中军。

她离得远,便是五感再强,也无法看清楚被数千兵马包围的主将。

吕文媗也不急,行军路上,士兵们必然是随时做好了作战准备,她不能动手。

作为实验基地的科研人员,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她就这么紧跟其后。

她清楚,曹军是会停下来了,数百里奔袭,在进攻前肯定要做一个修整。

她也在密切注视着曹军派出斥候的时间和人数,因为在数千大军的包围上,若没有以一敌千的实力,想接近主将,只有假扮斥候。

时间缓缓过去,已到了子时。

这时候距离夏县不足十里,果然,曹军停了下来,毕竟再前进,必然就被夏县守军发现了。

军中立刻就有十六队斥候从军营各个方向飞驰出去。

吕文媗知道机会来了,她跟着一队出去,她滋扰了这一队,原本八人,只剩下了五人,五人相当惶恐,立刻回程。

吕文媗再次出了手。

“报,斥候遭遇袭击,死伤六人。”吕文媗和一个斥候浑身是血,跑马坠地急匆匆禀报。

一层层禀报很快出现在中军,曹纯果然立刻召见斥候。

吕文媗正要进去的时候,这会儿,却是之前路上的斥候回来了,与之前毫无异动比起来,此时多了些嘈杂。吕文媗待他们走近了,心神不由一沉,盖因为,这次的斥候回来的时候,还多带了一群人,其中为首的人,吕文媗还认识。

就是夏县县令的夫人和儿子。

不是说明日才回徐州?

吕文媗正是因为这位夫人和小孩,才没有动手,她明白,若是她杀了孙县令,那么王县尉势必会拿这位夫人和小儿开刀,所以,她才暂时收了手。

“禀将军,抓到孙文德的妻儿、家仆共十九人。”

曹纯眼睛一亮,说道:“带进来。”

吕文媗就和这一队一起进入了中军,并且很快来到了曹军主将面前。

曹纯看向吕文媗和她的同伴李虎。

“何人袭之?”

李虎只觉头疼异常,还是说道:“禀将军,我等八人自西探夏县动向,一直平静,却在回程,遭遇偷袭,兄弟们纷纷坠马重伤才知是一位高手偷袭,为报军情,拼命逃出禀告将军。”

作为斥候,以消息为重,同伴性命为轻,这一点,李虎做得非常不错。

曹纯和戏志才对视一眼,心中都是一沉,来了。

吕文媗站在这李虎后头,她就是在关键时刻用精神力刺激了这位李虎,他一说完,就再也支撑不住晕倒了过去。

曹纯和戏志才的目光这时候放到吕文媗身上。

而他们已经离吕文媗不足五步,吕文媗只要一抬头,便会让他们发现不对,而吕文媗也没想抬头,她已然准备立刻出手,拿住曹军主将。

就在她要动手的时候,曹军主将旁边的文士说道:“将军,既然抓到了孙成德的妻儿,将军当尽快处置,马上……就要攻城了。”

曹纯的目光这回放到了孙孟氏一行人身上,许是他身带煞气,孙小公子不过三岁,这时候完全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曹纯看了一眼很没兴趣,说道:“将他们暂时收押起来,好生招待。”

孙文德不是宁死不降?妻儿在他手上,他倒是要看看。

孙孟氏突然挣脱了,原本她也是挣脱不了,盖因为曹将军说了暂时收押还要好生招待,旁边看守锁拿的士卒不敢用强按住。

“曹贼,休要威胁我夫。”说完,她竟然直接往旁边士卒的刀口上撞去。

谁也没想到孙孟氏突然来了这么一招,等到撞上了,士卒才回过神来。

刹那间,孙孟氏浑身是血,她的眼睛依然是死死地盯着曹贼主将,孙小公子立刻哇声大哭,其他仆人也纷纷跪倒嚎叫。

曹纯脸色难看,一旁的戏志才,突然笑说:“倒是贞烈,将军,将他们放了吧。”

曹纯有些愕然。

戏志才却是什么都不说。

曹纯看了戏志才一眼,其实也没想过拿其威胁孙成德,只是想看笑话而已,因为他们不见得这孙成德会因此改变立场,毕竟妻子可以再娶,未长成的小儿可以再生,忠义可比妻儿要重要得多。

他想了想,主公在他行军前就多加嘱咐过他,让他多听戏志才的,这事情既然不影响大局……曹纯说道:“放了他们。”

却在这时候,曹纯突然后退。

吕文媗这时候如何不知道她已经被提前发现了,那文士故意提起孙氏母子,只是让她按捺下来,然后他们趁着她放松精神后退,避免她的一击必中。

但是这又如何,她的速度很快,她也许比不上那些可以挥舞两百斤中的名将,但是若说速度和灵活,她觉得还是可以比一比。

刹那间,吕文媗就如一只离弦的箭的一样,冲向了曹纯。

刀刃和断刃的兵器相交的声音响起来,在黑夜中极其刺耳。

这一交手,她完全放心了,这位曹纯的功夫并不如何,她可以打十个。

曹纯明明压住了刺客的一击必杀,正准备以此拖住刺客一时半会,他的士兵就能够一拥而上,将这刺客斩成碎尸。

可是他没想到,他的手腕如刺骨锥通,手上长刀已经落下,更是整个胳膊已经断下,等他再反应过来,一把长刀的断刃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认得这断刃,还是他们分给斥候队的兵刃。

这位刺客,来刺杀他,竟然连自己的兵刃都不带。

曹纯的心无限沉了下去,因为如果是这样,那就证明这位刺客对自己的本事非常自信,有如此自信的刺客,怕是最顶尖的刺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