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一曲烟萝外

一曲烟萝外小说

一曲烟萝外

作者:晓三七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起点
时间:2020-05-23 12:05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曲烟萝许凡小说在线阅读哪里有?《一曲烟萝外》的主角是曲烟萝许凡,一曲烟萝外曲烟萝许凡小说讲述了曲烟萝一心想修炼成神,哪知道终于得道成仙那日,遇见心上人许凡,才明白时间已经往复五载,从前的那些遗憾算是圆满,可是为什么许凡他的身边还站了一人。

精彩节选:

足足过了半个月,两人才出了顺安国,路过一村庄。

“哎呀,真是热闹呀!我也想放风筝!”许凡巴巴的望着河边放风筝的小孩子。

曲烟萝无情的将他拖走,说道:“这村庄确实比我们梅村热闹多了!”

路边好多卖风筝的小摊位,叫卖声此起彼伏,两人耳朵里全是“卖风筝了!”

许凡不停的嘟囔道:“买一个嘛,我从来没放过风筝啊!”

“你是个小孩儿吗?多大了还放风筝!”曲烟萝无奈的摇摇头。

突然在一摊位停下,把正生闷气的许凡一把揪过来,说道:“自己选一个!”

“啊!哈哈哈,好好好!”许凡眼里都是星星,选了半天,拿了一只燕子状的风筝。说道:“就这个,就这个了!”

曲烟萝拿出几个铜板给了小贩,问道:“老板,这里是什么地方呀?怎么一条街都是卖风筝的?”

“哎哟,两位有所不知,我们这是迎风村,我们这一年四季风都大的很,又靠着河边,所以特别适合放风筝。”

说着,这小贩声量放低,小声骂道:“这里抢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不过啊,我这的风筝,他们比不了!”

曲烟萝笑了笑说道:“谢谢老板!”又给了两个铜板作为赏钱,商贩高兴的不得了。

这边,许凡已经跑到河边放风筝去了,可怎么也放不起来,苦恼的坐在地上。

旁边的一小儿正捂着嘴嘲笑他:“你们快来看,这么大的哥哥,连风筝也不会放!”

“你笑什么笑!我马上就放起来了!”许凡不服的站起来,拿着风筝一个劲的跑。可那风筝就是跟他作对,一升一落,一升一落,累的他满头是汗。

旁边那小儿笑的更开心了,还召集了小伙伴一起来乐呵。

曲烟萝看了一阵子,也是笑的合不拢嘴,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走上去教他。

旁边的小孩子也不笑了,来细心教导,在曲烟萝和小朋友的帮助下,许凡才成功的放飞了风筝。

这一玩,天色也不早了,许凡道:“萝卜头,天色不早了,我们要不就在这找户人家借宿一晚吧!”

“正有此意。”

两人走了一阵子,突然听见一阵别致的风铃声,不停地响着。他们沿着这风铃声一路走去,来到一户人家前。

这户人家的门檐上挂了一串精致的风铃,是紫色牵牛花的模样,而两人刚看见这风铃,它就突然不响了,好看中却透着一丝诡异。

许凡念道着:“它咋不响了,风明明再吹呀!”

这户人家,门口坐着一位头发有些发白的中年男人,看见二人便笑着起身问道:“二位有什么事吗?”

曲烟萝拱手行了一礼,说道:“打扰了,大伯,我们俩正去往梵谷国的路上路过此地,这天色已晚,想再此借宿一晚,不知大伯可否愿意让我们留宿一晚?”

这大叔笑了笑,满脸的善意,说道:“当然可以,两位请进来吧!”

说完带二人进了屋,还拿了些饭菜招待,曲烟萝心里很是不好意思,连忙道谢。

而许凡就一个劲的吃。

曲烟萝笑道:“大伯,你门前的风铃还挺好看的。”

“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城里买来的。”大伯笑了笑。

许凡却起身想去玩一下那串风铃,刚伸手,这大伯连忙拦下他,笑着说道:“小公子,这么晚了,你们二人快去歇息吧。”

说完带二人去了客房,说道:“我这就一间客房,只能委屈二人挤挤了。”

“没事,有地儿睡就行。”许凡笑了笑。

大伯走了后,许凡急忙小声说道:“萝卜头,那个风铃你觉不觉得很古怪呀!”

“是有点,不过别人的东西,少管闲事!”说完,曲烟萝指了指地上,接着说道:“你睡地上,就这么决定了。”

许凡不服也不行,那木剑一直拦在他身前,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只好打了地铺,乖乖睡在地上。

曲烟萝躺在床上,问道:“这么久了,该给我说你的身世了吧?”

许凡两手垫在头下,笑着说道:“你还记得在梅山上的道观时,你在哭,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

曲烟萝想了想,说道:“记得,就是那个一万年前的那个小孩?踩着他爹娘的遗骸活下来,结果还自杀……”

“那就是我!”许凡打断了她,脱口而出。

“……”曲烟萝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惊讶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一万个疑问,可就是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许凡却没等她问,而是直接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

那位取他的血造了新人间的白衣少年,名唤残月。

当时,六岁的许凡确实跳入月牙泉自杀了,可他的魂魄被残月封锁在了月牙泉,被月牙泉的灵气滋养了足足九百年,他的魂魄在九百年后自然解开封锁。

残月在月牙泉底,给他造了一副少年的肉身,正是现在的许凡,他的魂魄入了这幅肉身,从月牙泉爬了出来。

许凡,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重生了,而且,他的魂魄经过灵气滋养,竟成了一副永生魂。他虽是血肉之躯,可永生魂入体,肉身自然也不老不死。

残月带他去了天宫,他在天宫呆了几千年之久。每天被残月逼着看书,学习和认识这世间的各种新物。

而残月,本来是这世间第一个神,自己建了天宫,可呆了没几百年,居然不断的有人修炼成仙,升上了天宫。

天上的神仙越来越多,残月便学着人间皇宫里的样子,封了别的仙为不同的神官,各自负责自己的事务。而残月,自然就是这世间最厉害的神——天帝。

许凡念道着:“真好奇,你之前说的梵谷国会在每年的二月二举行一场规模壮大的跪拜之礼,来跪拜天帝,到底是什么样?

在天上跟着残月,确实看见过几次跪拜活动,不过都是他使的法术,让人间的场景浮现在云层上。

每个画面就晃个一会儿,不停地换场景,一点意思都没有。

不过,我记得残月一提到跪拜之礼时,就会给我拿猪头肉,牛头肉给我吃。

你们眼中厉害的天帝,在我眼里就是个少年,顶多叫他一声哥!我才不跪拜他呢!

而且,他当了天帝,每天忙的很,聊个天的时间都少的很!不过,肉倒是好吃!嘿嘿。”

说完,许凡咽了咽口水,眼睛看向床上的曲烟萝,问道:“我可给你讲了我的身世了,快说给我听听,跪拜之礼是个什么样?”

曲烟萝听完这一切,眼神里有些悲伤,心里十分羡慕许凡,一个想自杀的人,却得天帝相助,得了永生。

曲烟萝正想开口讲话,突然听见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那门外的风铃声又响起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