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繁华永寂

繁华永寂小说

繁华永寂

作者:默凉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落尘
时间:2020-05-23 14:21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繁华永寂》小说的主角是慕容云百里恒铮,带您赏读繁华永寂慕容云百里恒铮小说阅读,慕容云百里恒铮小说精彩节选:慕容云乃是皇朝长殿下,为人风流,喜欢招蜂引蝶,但是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女儿身,如此绝情,只不过是因为她爱不起。

精彩节选:

是夜,听梅居内,慕容云降懒懒的靠在贵妃椅上,右手处放着一节九节钢鞭,“说吧,为什么要故意招惹那北漠公主?”

月魂一脸肃穆,闭口不言,星魄看了他一眼,笑嘻嘻的凑到慕容云降面前,“爷怎么这么说,那胭脂真的是被那珈蓝公主的鞭风给毁掉的。”脸上万分真诚。

慕容云降一巴掌把他凑近的俊脸糊开,冷笑一声,“都学会糊弄爷了,就算是他百里恒铮亲自出手,也未必能毁掉你们两个护着的东西!”

星魄笑意不变,“属下也没办法不是,谁让我的爷您不是那见义勇为的风格呢,属下只好牺牲那盒胭脂了。”

顾左而言其他,这是星魄大人屡试不爽的绝招。然而,这次是注定要星魄大人失望了。

慕容云降拿起了手边的钢鞭,看不出喜怒的将目光转向月魂,“月魂,你来说。”

月魂看着那钢鞭,稍微迟疑了一下,继而开口,“既然他来了,爷迟早就要和他对上,不如一开始便摆明了立场。”

显然,月魂大人是更明智的,在主子面前,所有无谓的挣扎都是没有必要的。最好的回答便是,如实交代。

月魂的回答换来的是慕容云降持久的沉默。良久,慕容云降无奈的挥了挥手,“行了,下不为例,都下去吧。”

星魄和月魂对视一眼,他们就知道,爷是舍不得罚他们的!

走到门口正好碰到进来的沈长兮,两人恭敬的行了个礼,便一起退下了。

看到慕容云降没骨头似的懒懒靠在那里,沈长兮有些无语,“敢私自替主子做决定的属下,在你这里也是独一份儿了,你真是越来越纵容他们了。”

慕容云降掀了掀眼皮,叹了口气,“哥哥明明知道,他们两个,是不同的。”

当然是不同,星魄和月魂这对双生子是早年东宫龙隐卫中最出色的少年,从她五岁起便护着她了。

经历的那些腥风血雨,波云诡谲暂且不提。就是这些年来为了积势立威,那些阴暗狠绝的事情没少替她做。

而且,关键是,谁让她懒呢,她喜欢甩锅啊。论起了解她的心思,除了哥哥外,没人能比的了星魄月魂了。

沈长兮当然是知道这一点,星魄和月魂对他妹妹而言哪里只是属下,他不过是想提醒下这糟心的熊孩子,她太懒了!

“你说,这个承天府尹要不要换一个人?”慕容云降想了想今天的事情,皱眉道。

“不必,承天府尹位子比较麻烦,不能是你的人,也不能是慕容康的人,这种惧死的墙头草正合适。”沈长兮想了想道。

“唔,我就这么随便一说。”

行宫

碧落黄泉在门外看着一片漆黑的宫殿,都是一脸的担忧。

自从出了水月阁到了行宫,王上一直都待在里面。想到今天在水月阁见到的那人和他们此行的目的,碧落黄泉两人的心沉了又沉。

殿内,百里恒铮闭着双眼,脑子里都是今日见到的那张脸,且逐渐和一张恨得令人牙痒的小脸重合…

彼时老东西和大楚交战,大楚西北军统帅沈长兮领军。

他犹记得当年初见,那个小东西只有十三岁,一脸少年老成的和他谈判,“小爷保你登上北漠王之位,你命你族人退兵。”

他讽刺一笑,“小王不过是个拥有血狼族一半血统的王子,你怎么会想和我做这笔交易。”

那小东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字字坚定,“北漠只能由恶狼来统领,而你,就是那匹恶狼。”

他当即变了脸色,危险的眯起凤眸,“沈长兮会听你的?”

“小爷的意思便是沈长兮的意思。”

百里恒铮缓缓睁开了眼,大楚皇长孙,沈长兮亲姑姑的女儿,难怪,难怪她敢说沈长兮的意思便是她的意思。

慕容云降,唯情长殿下,容唯…呵,竟是这样。

想到这里,百里恒铮眸光发寒,这么说,当初她深入北漠,是为了沈长兮了…

碧落黄泉正在想着如何劝他们王上放弃,毕竟,从查到的消息来看,王上的打算几乎就是几乎不可能的。

“还愣着做什么,滚进来!”百里恒铮的声音传来,碧落黄泉收回了思绪,进了殿内。

“说吧,查到的消息。”百里恒铮平复了心情,开口道。

“慕容云降,大楚皇长孙,是先太子慕容洛的独子,当今皇后的嫡孙。”

“这位殿下出生时正是太子慕容洛西南平叛战死之际,其母是老沈国公的幺女沈华阳,生下慕容云降后便以身殉情。”

“慕容云降自出生之日便有封号,由皇后亲自抚养,五岁开始住在沈国公府听梅居,由…”

说到这里,碧落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百里恒铮的脸色,发现没有什么变化,才继续道,“由当时仅年长其三岁的沈国公世子沈长兮照看。后来在八岁时拜慈云寺了空大师为师,常常跟随了空云游四方。”

百里恒铮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旁边的桌子,在黑暗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就这些?”

碧落用眼神示意黄泉,黄泉接着道,“这位唯情长殿下在坊间传言甚广,不用刻意去查便能知道不少,据说十分受当今大楚皇帝的宠爱,他的几位亲王皇叔远不能及。”

“因此其性格十分张扬跋扈,而且十分喜爱美人,男女不忌,十岁开始便流连烟花柳巷,秦楼楚馆。”

“除此之外,还曾经因为慕容皇室的一位公主在金殿上鞭抽安国公,放言什么铁打的公主流水的驸马。”

“呵…”,百里恒铮冷笑一声,停住了手下的动作,“看来这两年你们都没怎么长本事,能查到的都是她让人看到的。”

碧落黄泉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他们俩都怀疑今日见到的慕容云降和那个容唯根本就不是同一人。

“王上,即使她真的就是容唯将军,我们也不能…”碧落不敢再说下去。

“这世上还没有孤王不能做的事,珈蓝如何了?”

“大楚皇帝已经亲自下令将珈蓝公主从承天府里放出来,还请了御医。”

“但关于伤人的侍卫,却丝毫未提,看来那两个侍卫在唯情殿下那里地位极高。”

“属下认为,这两个侍卫在唯情殿下那里的地位甚至要高于当初随她入大漠的登风和凌云。”黄泉推测道。

百里恒铮没有说话,他当然能看出来那两个侍卫的有恃无恐,只能说他们十分肯定那小东西对他们的维护。

“明日再去见见大楚皇帝,孤王到要看看,这传说中的盛宠究竟有几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