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小说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

作者:漫天妖
分类:古代
状态:未完结
来源:摩卡(未)
时间:2020-05-23 16:53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由作者漫天妖打造的《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是一本近期爆火的小说,穆一瑾郁苍凉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全文讲述的是:穆一瑾穿越了,才穿越就差点被打死,死里逃生之后她终于弄清楚了状况,自己这是来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而在这个时代自己还有个相公。

精彩节选:

躺在床上的穆大春,脸色霎时一白,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一滴眼泪。

在这一刻,他才良心发现,想起了自己生死不明的二弟。

有一年青黄不接,穆家老二穆二飞非要出去做生意,带了家里仅有的一两银子走了。自此后,便音讯全无,丢下李氏带着两个孩子讨生活。

过了两年,他才听说在两百里外有一伙土匪,终日以打劫为生。再一联想到二弟,便觉得他肯定是死在土匪手里了。

至于二弟的头一个女儿,早在二弟走的第二年就被崔氏偷偷卖给了人牙子。当年,那孩子才六岁,杨花也就才三岁。

“杨花,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看你就是见你大伯受伤了,怕他拖累你,才想要和我们脱离关系的,你想得美!我不同意。”崔氏说得很急,连声音都尖锐起来。

穆一瑾冷笑了两声,“大娘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经被你用五两银子卖给了郁苍凉?以后我就是郁家人,与你穆家再无瓜葛!”

见崔氏要说话,穆一瑾根本不给她机会。

“崔氏,你莫要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害死了我娘!你们现在已经是我的杀母仇人,这关系你不断也得断,由不得你!”

穆一瑾心里一阵酸疼,为原主有这样的亲人而难过。

她说完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听她提起李氏,崔氏心虚的把脸扭开。

“我不管,反正你大伯已经这样了,他现在没能力挣钱,欠刘员外的那一两银子,是你娘欠的,你必须得还!”

“崔氏,你还要不要点脸?”里正听不下去,转头去看床上的穆大春,”大春,这事你怎么说?”

穆大春哪好意思说反对,因为他和崔氏合谋,害死了李氏不说。如今他自己也遭了报应,被崔氏捅了一剪刀。

哪还有脸对穆一瑾要求什么。

见他同意,崔氏那边又炸毛了,“杨花,你个小**......”

这次她没骂完,郁苍凉已经走到她身前,声音寒彻入骨,“再敢骂我媳妇,我就打掉你的牙!”

崔氏像被人掐死了一般,赶紧把话憋回去。

里正这才道,“杨花,那我就为你做主,以后你与穆大春一家再无关系。”他说完,目光又落到郁苍凉头上,“你们两口子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多谢里正伯!”穆一瑾得偿所愿,赶紧道谢。

穆一瑾临走之前,把昨天配好的退烧药,给穆飞花留了一份。告诉他,一旦穆大春体温升高,就给他服下去。

至于伤口,明天她再过来给换药。

因为一晚上没睡,穆一瑾一回到茅草屋,连饭都没吃,便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睡死过去。

郁苍凉做好早饭进来,正好看到她酣睡的模样。

他盯着她的小脸打量,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似乎相比于成亲当日的穆一瑾,他更喜欢变化之后的她!

他也没多想,把穆一瑾的变化归结为,她是太过担心她娘,才会性格大变。

他心里升起一丝心疼,杨花以后只有他了,他以后一定要加倍的对她好!宠她,爱她,护着她。

见穆一瑾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他只好上前几步,挨着她坐下。

看着她略显苍白又疲倦的睡容,他容不住伸手抚上她的脸,刚一挨上那诱人的小脸,又似烫到一般赶紧把手拿开。

他刚从厨房回来,手凉。

“杨花,别睡了,吃饭了。”他压低了声音唤她。

唤了两声,穆一瑾也就醒了。

“饭好了。”见她挣眼,郁苍凉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发觉的温柔。

“嗯,”穆一瑾坐起来,红着脸道,“又让你做饭了,下顿我来做。”

郁苍凉轻笑出声,他的小媳妇是在心疼他呢!

他高兴得都要飞起来了。

这顿饭,两人依旧是站在灶台上吃。因为刚刚才生了火,厨房比里屋还要暖和,吃了饭,穆一瑾帮着洗了碗,这才回床上继续补眠。

她这一觉,一直睡到日落西山。

醒来时,屋子里弥漫着兔肉的香味。

她吸了口香气,赶紧下地,一想到穿越过来之后,自己只做了一顿饭,她就觉得她这个妻子做得不称职。

厨房里,灶火正旺,地上放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八仙桌。两旁还放着两个小木凳,和桌子正好配套。

既使在这肉香喷鼻的厨房里,也能嗅到一丝独属于木头的天然香气。

“这桌子是你新打的?”穆一瑾想到昨晚吃饭时,郁苍凉的承诺,心里忽然升起一丝甜蜜。

这个男人,好体贴啊!

要是自己再也回不去了,跟他过一辈子也好。

她故意绷着脸,“既然自己会木工,以前怎么不打点家具?你看看你这屋子,空荡荡的,哪像个人住的地方。”

郁苍凉红着脸,有些难为情,半晌才道,“我只会做桌子凳子,但是你放心,我以后会努力挣钱,一定能让你过上好日子!”

穆一瑾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

“郁苍凉,我很容易满足。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郁苍凉点头,份外认真。

今晚的兔肉特别新鲜,穆一瑾吃了一口,问道,“你新打的兔子?”

“嗯,上山找木头时,顺便打的。”郁苍凉的脸被灶膛里的余火映得微红,衬得他五官俊美如画。

穆一瑾一呆,赶紧移开目光。

吃了饭,穆一瑾站在灶台边洗碗,郁苍凉便站在旁边陪她。

她道,“现在山上的猎物好打吗?”

“还好,虽然是冬天,但也要出来觅食。”郁苍凉以为她怕食物不够吃,赶紧道,“放心,我供得起你吃饭,不会饿到你的。”

穆一瑾知他是误会了,也没解释,接着道,“那这几天多打点猎物回来,我想做点腊肉。”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里没人会做腊肉。

她想做一点,试着拿到镇上去买。

“要很多的肉吗?”郁苍凉问。

“嗯,越多越好。”穆一瑾蹙眉,兔子和野鸡这些东西,好是好,只是身上的肉还是太少了,要是有野猪就好了。

”腊肉是什么肉,很辣吗?”郁苍凉一脸好奇。

“就是用盐和花椒这些东西,再经过一系列的工序加工成的,”提到腊肉,穆一瑾的眼神晶亮,她在现代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美食,有一段时间特意研究过各种菜系。

没想到来了这里,竟然有了实践的空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