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小说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

作者:从浅
分类:言情
状态: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5-23 17:06
开始阅读
作品信息
作品目录

蒋荷露蒲慕言小说叫《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作者是从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为您提供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小说完本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蒋荷露是个十分认得清现实的人,虽然不舍,但总觉得自己差点什么,于蒲慕言而言,可能失去自己或许也没有多大的损失吧?

精彩节选:

假期之后一切又恢复如常,生活还是那样,平淡中有偶尔的小惊喜,不至于欣喜若狂。

周莜檬觉得蒋荷露这几天很不正常,总是拿着手机发呆傻笑,也不见在屏幕上滑动。逼问她吧,她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装傻。

这丫头,肯定有问题!发春了吧?

她不知道,蒋荷露从那天起就把蒲慕言的号码存进了手机里。每天光是看看也觉得动力十足,这下子她倒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蒲团”了。

“P君?P君是谁呀?”周莜檬偷看到了她手机上的存号,笑得耐人寻味。

蒋荷露却火急火燎地走过来,一把抢下了自己的手机。这时倒不慌不忙起来,“不告诉你!”

就算说了,你也不会信。蒋荷露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周莜檬倒也不理会,只是觉得这丫头也该谈恋爱了。前几次跟她介绍男朋友的时候,这人满脸的厌恶排斥。

“哪有你这样的人,二十三年了,连初恋也还没有。大学都去干嘛了!”

蒋荷露却一本正经地反驳:“你以为进了大学就该理所当然地谈场恋爱?事实上,大部分人在大学期间一直单身。”

这是蒋荷露毕业的第二个年头,自己又比别人早上一年学,自然还很年轻。每次被人催着交男友,她也只是敷衍,这不还早着呢!

“懒得理你,搞得好像谈一场恋爱就要结婚一样!你这样迟早要熬成剩女。到时候别怪姐姐没提醒你!”周莜檬不再跟她废话,自己没趣地走了开。

尽管有了人家的号码,蒋荷露也不好意思拨过去。不过是两面之缘,该找什么借口给他打电话呢?

蒋荷露偶尔逛逛八卦新闻,这一次瞄上一眼却全被“蒲慕言抄袭”这样的字眼给刷了屏。她当时还在食堂吃饭呢,看到消息“腾”地站了起来。这可把对面坐着的金玲吓了一跳,一勺饭静止在了嘴边。

“呵~呵~我只是被一条娱乐新闻给惊到了而已。”她尴尬地慢吞吞坐下,尽量显得自然。

金玲瞥了她一眼,淡然道:“是关于蒲慕言的吧?我今天一大早就看到了,完全是爆炸性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现在连国际上的娱乐头条都变成了这个,即便是假的,估计也很难说清吧。

蒋荷露走到广播台外,想也没想就冲动地播下了那个号码。几乎是一按下她就觉察出不对劲了,慌张地全身颤抖。她凭什么给人家打电话?

“啊!”像是烫手的山芋一般,她连忙将手机丢开。

还好旁边是草丛,不然新买的手机真要壮烈牺牲!

她又赶紧捡了起来,看着还亮着的屏幕,脑袋一下子死机,怔怔地手足无措。恢复了点神志,蒋荷露终于知道挂断了。她抖动食指不停地点,那样子像是躁动症发作,狂暴不安。

“喂!”直到听到电话那头低沉的声,蒋荷露才顿时冒出一种死到临头的悲壮感。

“呼~”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把手机凑到耳边。

“喂!”蒲慕言也听到了这边的声音,他很快就识别出了这个特别的声线。

“我是蒋荷露!”她似乎有些轻微的慌张不安,压着嗓子在说话,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

蒋荷露最怕的是,人家问“蒋荷露是谁”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大写的尴尬!

还好,蒲慕言只淡淡地“嗯”了一声,带着些慵懒。蒋荷露听来,觉得他的声音有些疲倦,像是没有睡好。

“最近过的怎么样?”蒋荷露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这问候也太干瘪了!她皱着张脸,在这头懊悔不已。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蒋荷露可以觉察到那头轻微的呼吸声。原本紧张的心却莫名地沉静下来。

蒲慕言沉思一会儿,半响才开了口。“你是想问我关于抄袭的事?”

蒋荷露没想到他会先提,惊异间还生出些别扭来。几乎是条件反射,她冷不防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这下却轮到对方诧异了,蒲慕言有种说不出的安心。他无声地浅笑,轮廓在灯下透出柔和。

他的眼底有一丝异样,明明没见过几面,更谈不上是朋友。却能毫无保留地信任你,且那么真诚。

“谢谢!”蒋荷露听到那头再次传来声音,语气明显轻松许多。自己也就放下心来。

“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了!”看来他是真的没事!

“嗯,”她轻轻应了一声,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想着不能持续尴尬,只好匆匆挂断。“那个,我还有点事情,就先挂了!拜拜!”

蒋荷露拍着胸脯一阵吐气,只觉得刚才死里逃生了一番。抿了抿嘴唇,她双手握住手机,嘴角微微上扬。慌张过后竟有一丝欣喜,暖意流淌在心间。

夜晚,蒋荷露的屋里就只有她和顾安夏两人。这几天莜檬跟着明星到了外地拍戏,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顾安夏这一天里可忙活了,发起了众多“蒲团”为蒲慕言声援,翻墙到外网也要在各大八卦网站下留言。这件事轰动颇大,攻击者和粉丝们在网络上展开了一场又一场声势浩荡的骂战。

“擦!荷露姐,你来看看,这些人有多可恶!”

那些碎片化的蓄意攻击,蒋荷露也在网上见过不少。说得多难听的都有:

“国家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难怪那么年轻就出了名,原来全靠copy!”

……

总是他们OS就是“尽管我不懂音乐反正他就是抄袭了,你们说啥我都不听”。一向好脾气的蒋荷露都觉得有些过分了。扫了几眼,又将视线移了开。

“我们家小言正在拉斯维加斯准备演唱会的事,也不知道会不会受影响。”顾安夏担忧着说了一句。

蒋荷露却耳尖地听出了重点,翻书的动作停滞下来。

“拉斯维加斯?你是说他现在在美国?”

“是呀,昨天我还去送机了呢!”说起这个,顾安夏有些激动起来。尽管没看到正脸,可只是一个背影就足够她记挂好几天。

蒋荷露有些愣住,按照时差来说,她今天下午打的那通电话在蒲慕言那边应该是半夜了吧。怪不得那么疲倦!

她有些小小的心虚。

猜你喜欢